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5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3: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五十八章】2018-11-30新年第一天,黄总就给我和文文夫妻二人的性福生活开了个好头,近两个月来我和文文、黄总、王丽四个人配合得更加默契,相处得也很溶恰,交叉享受着性的乐趣,开开心心地相聚,和和美美地寻求精神剌激和肉体快乐。

在这期间,文文的工作一切如常做得很好,私生活处理得更好,在七个男人中如鱼得水,过着十分性福的日子!尽管黄总把文文当做掌上明珠百般宠爱,但她并没有因此而冷落其他几个男人,以她的性情是不愿意归属某一个男人的,她更愿意轮流享受各种不同大懦椴宓目旄校根据我的观察,目前在我们七个男人当中,沉江和小帅哥最让文文上心,有时梦里面还经常念着他俩。

有一次我在她熟睡时候摸她乱起了她的春梦,竟然喊着:“江子……加油!……舒服!……江子……真好……”

文文从去年六月跟沉江第一次发生性关系以来(第四十八章),就被沉江的大粗懦沟渍鸷常强烈的冲击吸引了她那颗骚动的心,开始一段时间是每周去两次舞厅包厢,在里间两人都享受着空前激荡的快乐!后来我为了不让文文对沉江的大粗挪生依赖,以去舞厅包厢次数多了会让沉江破费太多为由改为每周只接受一次邀请。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我带老婆去歌舞大厅跳舞,没想到老婆在那里又引起了更加淫荡的风流韵事,竟然在大舞厅周围的卡包里跟很多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一时成了大众情人!成了骚男们免费的泄欲工具!两个多月后,发现文文的骚情被很多男人关注,相互推荐玩弄并在背后议论纷纷,幸好我们及时刹车否则后果可能不堪设想!那段时间文文颇有收获,在众多的男人中选出了两个大拍腥耍就是黄总和小帅哥。

从去年11月中旬以后为了避免影响我们不再去歌舞大厅,文文对沉江更加上心,她在第一次得到沉江大粗宝贝的快感以后,就一直恋恋不忘。

沉江的大湃肥盗钊四淹,是老婆七个男人中最粗的一个,性交时给她带来的剌激是空前的也是最强烈的。

沉江对文文更是天天期盼饥渴难耐,除了周五之约,平时还时不时往我家里串,但每次只能让他饱饱眼福看看她心中的小仙女,这一点我跟文文都把握得很好,绝对不让沉江在家里搞,因为他是个外向性格我们怕他在外面乱说,被众人知道他在我家搞我老婆那多不好呀!但她们俩在一起时经常都显得蠢蠢欲动欲罢不能的味道,特别是沉江一双淫邪的眼睛总是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在老婆身上转来转去,欲火焚身的样子,老婆有时也向沉江流露出一种渴望的眼神,如果不是我控制的话可能都要恢复一周去包厢两次了。

所以即使文文在大舞厅玩得最疯狂的这个阶段,与沉江相约每周五去舞厅包厢的安排都是雷打不动,每周五文文早早做好准备,打扮得俏丽迷人等着沉江前来邀请,然后尽情去享受沉江大粗鸥她带来特别的剌激和快乐。

文文自从跟沉江发生肉体关系以来,特别是做了一阶段大众情人之后,她的言行举止和对性事的要求及愿望都发生了很多变化。

文文的第一大变化是性欲更旺更强,每天都要有男人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剌激几次才舒服,夜里才会安稳入睡。

现在有七个男人供她淫乐基本上每天都能满足她的性要求;第二个变化就是从那次在包厢沉江搞得她上天入地之后,忘情地在我面前拿酒杯接住沉江灌满阴道里的大量精液举杯品尝,然后滴滴难舍地涂抹在自己的乳房上面。

之后她非常珍爱男人精液,给男人口交时射在嘴里的精液会滴滴难舍地籽氏氯ァ

随后又在大舞厅放纵风流一段时间,她开始不再回避男人舔她的拢甚至每次性交前主动暗示男人舔拢特别是前面刚被别的男人搞过煳满淫液的拢她更喜欢让下一个搞她的男人舔吸,每当这时她都会感到很剌激很舒服快乐地呻吟。

还有一个重大变化,现在文文跟我性交的过程中更加淫荡,禁不住乱说淫话,而且不象以前必须把她搞得很迷煳之后才说,现在性交前只要开始言语挑逗,开始摸她性感的身体揉捏她白嫩的双乳或者摸她高高隆起的阴部,特别是触摸阴唇阴蒂时就可以说一些骚话,当她一旦动情香嫩的吕锪鞒鲆水的时候下风满足他的渴望。

沉江每次跟文文性交之后,她都非常希望我接着搞她,舔她们的淫液,沉江的精液是超常的稠超常的多,舔吃之后大啪驮谌蠡的骚吕镉蔚矗倒是快乐无比!每晚沉江搞了第一次我基本都能随了文文的意愿,在我搞过之后老婆又让沉江第二次搞她,同样喜欢沉江舔吸她吕锔我造爱的淫液,然后再让大粗虐阉奸淫到快乐的顶峰!如果八点多我只外出半个小时,十点之后我会上一次洗手间,大约二十分钟以上,十一点多如果她们还有做第三次的意思,我就会借口喝多酒了在沙发上躺下睡觉。

渐渐地这种规律成了习惯,沉江会抓住这一次又一次机会奸淫文文第二次、第三次!我给她们俩充分的淫乐的机会,她们当然不会放弃良机在里间包厢激情做爱!尽情享受着婚外性的快乐!刚开始她们每晚快活两次,后来每晚都可以尽情快活至少三次,才心满意足地回家。

文文越来越骚有时变着法子玩,我躲都躲不过去。

上个月有两次文文淫性发作,在舞厅大着胆子暗中执意要我跟沉江交叉着日她,玩轮奸!我八点多借故出去,沉江搞了她一次以后,她就借故在里间沙发上躺着不出来,一直等我回来进去舔了她又搞了她,搞完后她还是不起来,说要休息一会,让我喊沉江进去跟她跳舞。

我真拿她没办法,不知道她又想搞什么鬼明堂,心想这样做在沉江面前不就穿帮了吗?让沉江知道我喜欢她,以后岂不是随时随地去我家操我老婆?我的颜面何存啊?这个骚女人一定是被性欲冲晕了头脑!但我对此也无可奈何,谁让我鼓动老婆偷男人呢,我只好出来后对沉江说:“江子,文文今天可能是真的累了,她说要在里面休息一会,过一会你进去陪她跳支舞吧!我出去买包烟,文文就交给你了。”

我出去几分钟以后返回来偷看,沉江正在舔吸文文跟我造的淫液,之后她们开始进行后位式人肉大战,沉江射精的时候文文闭着媚眼张着小嘴呻吟高潮!我又悄悄出去,等我再次回来时沉江一个人坐在外间唱歌。

我问沉江文文怎么啦?怎么还不出来?沉江笑哈哈地说:“文文还想在里面休息,让你回来以后找她,要跟你说悄悄话呢!”

沉江心里一定会想,文文这会可能是要我这老公去接着操他刚刚射过精的骚拢心里一定感觉特别剌激特别有意思。

我去了里间,门是虚掩着的,我进去后老婆闭着眼还躺在沙发上。

这次我发现她故意将裙子的领口敞开着,因为出来没穿乳罩,半边白嫩的乳房都露在外面,还有她粉红色小内裤掉在沙发边的地上,身上的短裙倒是常规地套在身上,裙摆随意地搭着大腿,不知沉江离开时是不是这样,如果是那该如何解释啊!包厢里已经充满了精液的气味,看着文文的样子使人感觉沉浸在一种淫糜的氛围之中。

我坐在文文身边轻声地问她:“小宝贝,你今天怎么啦?老是躺在里面不出去干嘛?”

老婆也小声娇柔地说:“老公,没什么,我总是觉得身体怪怪的不轻松,总是好想要好想要哦!”

我伸手摸进她的裙摆,因为老婆没穿内裤,晚上被我和沉江搞了三次一直就没起身,手到之处都是粘煳煳的淫液,却还在嚷着想要。

我假装责怪她说:“你这小骚货,看看你下面都成什么样子了,内裤都没穿,让沉江起了疑心可怎么办呀!”

老婆假装诧异地看了看地上的小内裤说:“啊!刚才真忘了!”

然后又撒娇说:“老公,江子不会注意的,他进来我就好好陪他跳了支舞,一点事也没有!”

我知道老婆在沉江面前又是一套说法,凭她的聪慧完全应付得了,刚才我回来偷看时,她就正在引导沉江舔吸我操射的淫液。

当时文文光着身体侧身躺着,沉江已脱了外衣只穿着短裤就蹲在沙发边上,只听文文说:“你这大坏蛋,大粗盘厉害了!搞得我都无力起身,老公进来时就说累了一直躺在这里,你看你的宝贝又大水又多,搞得我满身都是怎么办嘛!

我都不敢让老公看了!”

沉江笑着说:“是吗?小仙女对我真好!让我看看行吗?”

说着伸手扒开文文的大腿,文文立即夹起双腿,伸出双手搂着沉江的头撒娇说:“哎呀!不要看嘛!嗯……人家想死你了……快来嘛!”

看去,这回老婆已经横着坐在沙发上,光着下身朝这边张着胯子,湿淋淋的阴部在灯光下闪着淫光。

沉江一进去就开始舔文文的骚拢文文眯着眼享受着沉江的玩弄,双手搂着沉江的头“哦哦”

地呻吟,还不时眯缝着眼睛朝小洞口看看,心里一定猜想我在外边偷看,有意面对着我发骚淫荡。

沉江舔吸一阵之后,文文爬起来坐在沙发边上,让沉江侧身站在一旁,开始玩弄沉江那条粗壮而挺拔的大牛我从这边正好侧面看到她们的动作。

沉江的大耪婧茫我从心底里都为之感动,张扬着大龟头直直地挺在老婆面前,老婆低下头尽情地舔着龟头,阴囊,还分别含着两颗大卵蛋拉拉扯扯,然后张大张樱唇嘴含住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套弄。

文文口交时一些动作跟小枝给我口交的方法一模一样,看来都是岳龙调教的好技术,快活得沉江站在那里挺动着下部呻吟:“哦……哦……小仙女真厉害啊……哦……太舒服了……哦……太舒服了……哦……搞得我快要射了……哦……”

文文这次没让沉江把精液射在嘴里,她吐出大阴棒跪在沙发上亲吻沉江的胸部肌肉和小奶头。

沉江一直站在沙发边上,这时他搂着文文,分开她的两腿将大挪褰她的阴道,然后搂着她的屁股抱了起来,站在那里挺动着下身,让大旁谖奈吕锊煌3椴濉

这种姿势以前没看到老婆跟谁做过,搞得老婆异常兴奋,大声呻吟:“啊……啊……江哥……是个大力士……搞得好爽……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啊……”

沉江突然停下来瞪着眼睛对文文说:“宝贝,快……快别叫了,李可还在外面睡着呢!”

文文大声地说:“啊……没事,你哥睡着的时候打雷都不会听见!放心吧!”

沉江恢复了捅插动作,文文的小骚卤煌钡靡水一滴滴淋在地上,又在尽情地大声说着骚话:“啊……好哥哥……啊……你是……搞得……最爽的老公……啊……快呀!……啊…小骚率懿涣肆恕…快用力……捅我……啊……加油……快捅死小婊子……啊……快……啊……”

沉江这样抱着捅插一阵也坚持不住了,把文文放下来拉过一张圆让文文一只脚踏在上面,文文调整了一下角度,斜角对着我这边的洞口,估计她真的是有意让我看到她那淫荡的骚卤怀两奸淫时的情景。

沉江二话没说又将大拧捌诉辍

一声插进老婆的骚拢接着就站在那儿快速地抽插,沉江也不顾我的存在了,他相信文文说的我不会轻易醒来,又是一阵勐操,文文昂着头大声叫唤:“啊……江子……啊……你怎么……长了这么……大个虐 …啊……我太喜欢了……啊……做梦都想……你搞我……啊……啊……”

老婆的淫水如山洪一样暴发,如一条小河顺着站立的那条腿流了下来,停顿了几秒钟她又接着呻吟:“啊……江哥……你操死……小仙女了……啊……你的……小仙女……是个婊子……啊……骚婊子……啊……你把……小婊子……虏倮昧恕…啊……舒服……啊……烂了……好舒服……真舒服了……啊……”

沉江喘着粗气也大声说:“小仙女啊,你不是婊子哦,你永远是我的小仙女啊!”

文文断断续续地呻吟着:“啊……我是婊子……是老公的……小婊子……啊……我经常……背着老公……偷男人……啊……我真是个……婊子……骚货……啊……你和许多男人……啊……都来……操我……把我的……露疾倮昧恕…啊……操舒服了……啊……”

沉江一边用力操一边笑着说:“小仙女尽乱说,李哥知道可不得了!你竟然想很多男人操你呀!”

沉江明显是不相信文文乱说的话,不愿相信他的小仙女被很多男人操了。

文文接着呻吟:“啊……是……是的……我是大骚隆…啊……许多男人操了……都不过瘾……啊……江哥你……狠狠操我吧……啊……我要你……天天操……操个不停……啊……我的……骚卵餮鳌…啊……只有大拧…不停地捅……才舒服……啊……啊……”

就这个姿势一直操了十几分钟,我看到文文的淫水被沉江的大磐钡靡徽笠徽蟮赜砍隼矗随着沉江张开的龟头冠,每抽出一次都会刮出一些淫水淋下,文文站立的那条大腿上醒醒……我们回家啦……”

她又用手拍我的脸:“老公……醒醒……回家啦……回家啦……”

我眯缝着眼伸了个懒腰,然后才坐了起来。

慢悠悠地说:“你们玩好啦?回就回吧!”

沉江马上过来扶着我说:“大哥,我们回家了,回家再睡哦!”

我们三个人都满意地回家了,现在每回都是这样,沉江不搞文文三次都不会满足,文文同样对沉江的大攀分渴望,总是由着沉江,所以我只好每次都让她们尽情地玩到满足为止。

从去年没去大舞厅玩以后,文文对沉江比前几个月刚上她时更上心,因为她暗中摸透了我喜欢沉江玩她,所以跟沉江交欢时没什么顾虑,也完全放得开,只要找个能过得去的错口和理由,不论我在不在外间包厢,她都大胆地让沉江尽情地操她玩她,表现出极尽淫荡的动作和表情,还毫无节制地大声地呻吟,那淫荡的动作表情和话语彷佛是给我看给我听。

我真担心文文这么放纵,总有一天会让沉江发觉我心里喜欢他操自己老婆的秘密!回到家文文还不消停,我叫她洗洗睡觉她说不要,今天晚上我和沉江都搞了她五次了她还嚷着要我,说我还有任务没完成。

如果是以往我回家后第一任务就是把她抱到床上,享受她那被沉江玩弄一晚上的身体,我现在真的很喜欢她被别的男人玩过以后身上的味道。

每次都很激动很兴奋也很快乐!可今天已经在包厢给了她两次了,回家来还要我完成任务,真是没办法,谁让我娶了这么骚又这么令男人喜爱的媳妇呢!我只好打起精神,把老婆抱上床脱光她和自己的衣服,老婆张开双腿挺动着下体渴望着我快点去舔她的拢那里面还充满了沉江最后一次激烈冲剌射进去的精液,也就是我常对老婆说的男人的精华!虽然刚才瞬间又产生了那个过去一直不曾有过的念头,已经搞了文文两次不想再多搞了,但现在看着文文被沉江大挪倭艘煌砩希阴道里饱含着沉江的淫液,小阴唇正在兴奋地向两边张着微笑,想要拥抱我的样子,性欲望又油然而生,阴茎很快挺了起来,对那一闪而过的念头不去多想,真没办法,男人就是这般淫贱。

我舔吸了文文和沉江两人的爱液,精神上的剌激令大旁谛朔艿囟抖,以前发生过很多次在舔女人率本图ざ地射精,还好今天已在舞厅内射了两次现在没有兴奋地射出来。

我问文文怎么玩,她说她要在上面搞,想想今晚我和沉江变换花样搞她五次竟然没让她在上面发挥一次,实在是疏忽了。

也好,我正想歇息一下,就让她自个儿运动好了。

我躺下身子,文文拿来两个枕头一定要垫在我的屁股底下,抬高我的阴部,这骚货又不知要搞什么,以前我经常拿枕头垫女人的屁股,这样搞起来插得更深更舒服,从来没见过女人让男人垫高屁股,我挺起下身随她把我的下身垫起来,她把枕头对折着相当于四个枕头,把我的阴部垫得老高,阴茎在空中挺立。

老婆这才背对着我跨上我的身体,一手扶住我的膝盖一手扶住阴茎插进自己阴道,因为我的大磐Φ煤芨撸老婆可以不跪坐下来,两条腿就叉在那里套弄,只见她仰着头身体一上一下地起伏,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套了十几分钟可能觉得累了,她慢慢地坐下来,阴茎直插到底插得很深,她就在上面前后挪动,大阴棒在她阴道里撬动磨擦,快活得伸长脖子更大声地呻吟:“哦……老公的……大耪婧谩…哦……真舒服……哦……搞得……小骚率娣死了……哦……哦……”

老婆把自己搞得兴奋起来,我想起刚才在舞厅老婆喊沉江老公,说最喜欢沉江的大牛是搞得她最爽的宝贝,就调戏她说:“小婊子,没有江子老公搞得舒服吧,江子的宝贝又大又粗捅得你最爽吧!”

文文一点也没有吃惊我说的话,反而回应我说:“哦……老公怎……知道……江子拧…又粗又壮呢……哦……老公……你猜对了……江哥的拧…真的好棒哦……搞得胀胀的……哦……好剌激……又好舒服……哦……哦……”

文文换了一个姿势,一只腿跨在我的两腿之间,一只腿靠着我的腰部,我们四条腿相当于十字形,她将阴茎插入阴道又开始套弄,而且加大幅度套弄,她侧面对着我,随着身体起伏,只见她两只白嫩的大奶在胸前不停地跳动,并将脖子伸得更长大声击时龟头都有一种明显的冲击感,想必老婆的阴道深处和子宫口受到了更大的剌激,每一次冲击老婆都“哦”

地大声呻吟,后来她加快冲击的频次,在一阵“哦……哦……”

声中,文文突然抱紧我的大腿,拚命地下压着身体浑身颤抖地高潮了,我感觉一股热流从她的阴道深处浇灌下来,大鸥械教乇鸬氖娣,也勐地一挺阴茎顶住她的子宫口射了精!……那一夜沉江和我轮奸了文文六次,每次都是高潮迭起,老婆表现出无比舒服和享受的样子,睡在我怀里还一直拉着我的阴茎,真不知她有没有满足的时候。

由于现在文文的男人多了,这种春宫剧每天都在上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