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54)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2: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五十四章】

文文自从没去大众舞厅放纵以后,跟她的几个情人仍然照常风流快活,前面说了她在舞厅真正风骚放荡只有八九十两个多月,她跟舞伴们的性事大有越来越疯狂的态势,十月份只去了五次,竟然发生了十八次性关系,其中又有两个晚上分别达到五次之多。

十一月份只在月初去了一次,因抵挡不住年轻俊男小帅哥的诱惑,仍然让他搞了一次,十二月就彻底没去了,我们只是跟沉江保持着每星期五去歌舞厅包厢玩玩。

文文在大舞厅发生性关系的二十一个男人中筛选了两个中意的人保持着联系,国庆节期间跟黄总在酒店玩了一整天,另一个让她更上心的就是那位比她还小几岁的小帅哥。

十一月初那次跟小帅哥欢愉之后,老婆按我之前对她说的意思,请了小帅哥到家里来玩。

她说家里新买了台电脑,但不太会用想请他指点指点,小帅哥欣然答应。

其实文文找这个借口真的很贴切,那年头一般单位里电脑都没普及,家庭买电脑还是凤毛麟角,熟练电脑操作的人更少,找小帅哥来教电脑是个再好不过的理由。

星期六小帅哥如约来到我家,当他见到我时非常吃惊,一定是没想到我是文文的老公,而几个月来他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多次操了我老婆!神经一定大受剌激!我很客气地招呼他坐并递烟倒荼,好一会才见他平静下来。

后来文文领他去了小房间的电脑旁,他教我们如何使用电脑打字、制表、存储,如何操控音乐看光蝶。

那时候互联网还没到户,只有极少部门开始利用电话线路拨号上网,费用特别贵,所以在家里基本上没网可上。

买了台电脑玩玩算是有超前意识,赶上时代潮流。

我们热情地留小帅哥吃午饭,下午接着上课。

因为我已经在电脑上摸索了几个月,下午带孩子在客厅玩没「听课」,小房间就成了文文跟小帅哥的课堂。

一下午老婆都坐在令她心仪的少男身边,俩人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其间少不了眉来眼去,流露出绵绵情意,后来我索性掩上小房间的门让她们放心地边学电脑边进行情感交流。

晚上我们又在一起共进晚餐,喝了一些酒,小帅哥说他家在外地,这里就他一个人,住在单位安排的单身宿舍。

从那天起我们算是交上了朋友,我让他没事的时候常来家里玩,老婆更是明确地叫他下星期再来,难以割舍心中那份情怀。

果然接连两个星期小帅哥都应邀前来,应该说他是求之不得,因为他跟我老婆早在八月份就有了肌肤之亲,彼此多次享受着激情和快乐!每次小帅哥来我家都很低调,除了跟文文暗中眉目传情也不敢过份造次,可能想都不敢想在家里跟文文发生性关系。

但老婆对小帅哥的情感越来越深,有了些姐弟恋的味道,对他十分地温柔体贴,心里免不了产生性欲的冲动。

那个月中旬老婆跟我逛街走到了小帅哥宿舍附近,要我陪她一起去探访一下他住的地方,正是晚饭之后,我们来到了小帅哥的房间。

单身宿舍一般都是简陋的小屋,那里是一个单位大院里的一排平房,可能以前是做办公室的地方,房间很深大约有二十平米左右,中间拉了一快布帘,里半间有一张床和一张办公桌和椅子,外半间有一个方桌和一对带荼几的木沙发,墙角放着洗脸架盆毛巾等。

小帅哥热情地招呼着我们,泡了两杯茶水,说房间太间陋没什么招待我们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聊聊天小坐了一会就走了。

回来的路上老婆感叹地说:「唉,小青年一个人在外地工作真不容易!……」她转弯抹角地表示想关心帮助小伙子。

从那以后,每周小帅哥有空就不定期到我家里来玩,文文也变被动为主动,每个礼拜一都抽点时间去小帅哥那里走一趟,一般都是晚饭后她只身前往,她跟我说是去帮小帅哥收拾屋子帮他洗一洗周末换下来的衣服。

因为小帅哥房间里没有卫生间和水源,只能在大院公共水池洗涤,文文对左右邻居说自己是小帅哥的表姐,所以她们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引起邻居们的猜疑,给她们的交往大开了方便之门,始终没有引起他人注意。

我暗中盯稍过几次,从远处观察她在那里发生的情况,但见文文每次她为小帅哥收拾料理好事务之后,就关上门在房间里呆上一个中时左右,实际上这段时间两人就在屋里尽情寻欢做着快活的事儿。

文文每次去小帅哥那里事先都跟我说了,说是去帮他收拾收拾屋子洗洗衣服,但是每次回来后我都会发现她的下身湿湿的,阴道里饱含小帅哥的精液,我接着跟她性交时很滋润,小帅哥成了继王兴、何医生之后第三个享受文文定期送上门免费让其日碌哪腥耍∥奈南衷诿ζ鹄戳耍精力很充沛全身散发出活力,同时散发着少妇的风骚气息。

工作上历来毫不马虎做得井井有条,家庭生活也安排得妥贴得当,孩子从去年就送到寄宿学校读书,星期一早上送学校星期五才回家。

除了工作以外家里也没多少家务,业余时间老婆就安排跟几个男人周旋,寻求肉体的快乐!我注意了一下,现在她能在七个男人之间游走得如鱼得水恰到好处,天天都可以快活享受不同男人给她带来性的剌激,真有两下子。

王兴因在外地,自从去年王兴结婚以后,文文也有了第三个情人,她把以前跟王兴一月幽会两次改为一月一次,之后一直没有变过,王兴是老婆六个情人中唯一一个比我判〉哪腥耍他们的关系特殊有着一份不了情;何医生仍然是一月两次,文文偶尔去妇产科检查一下身体,让他给她做做「阴道理疗」,曾经相约爬了几次山在野外搞性交大战寻求剌激,现在不爬山了偶尔趁着夜色在河边走走,在小树林里的避静处放松快活一下;沉江本身就是个没谱的人,人也热情爽朗,因为在文文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乐趣,老婆也十分钟情于他,对他那条大家伙充满渴望,毕竟他的宝贝长度跟我的大畔嗟保又是我们几个男人中最粗的,搞得老婆肯定最舒服最过瘾,他巴不得天天操我老婆!所以每周坚持着要请我们去歌舞厅包厢玩一次,借机跟文文释放体内强烈的欲望;岳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虽然文文现在周末没多少时间答理他了,但周一至周五只要他想要,每天都有机会跟文文做性交「游戏」

抒发着办公室恋情,他是除了我之外享受我老婆骚伦疃嗟哪腥耍涣礁鲈露嗬椿谱芷骄每月跟文文见两次面,时间是随机的没有固定日子,每次都是以请老婆吃饭为借口,在宾馆酒店酒足饭饱后「聊天」,晚上回家时阴部毫无例外地「聊得」

很水淋。

毕竟黄是企业的老总,日常工作较忙,文文一不是他的贴身小秘书,二不是他包养的情人,她们的关系若即若离,老婆虽然很喜欢黄总那条特殊的大长牛但并没有什么被他束缚,我们也不求他什么仍其自然发展而已。

黄总不可能在文文这种任性、无所求的自由女郎身上花费大量时间,把她当成忘年交的红颜知已,每月最多聚两次,在吃饭聊天的幌子下给文文那种独一无二的舒爽感受,让我分享着快感。

小帅哥上面说了,文文每周免费上门服务一次,帮他洗衣服和清理房间里的尘埃以及身体里令人骚动的液体,小伙子坚硬的大阴棒也深得老婆喜爱,后来老婆还经常贴点钱给这小弟弟花花,意图抓牢他的心;我就不用说了,本身就是老婆喜欢的类型,虽然她的情人越来越多,她也始终对我不离不弃而且很依恋,偏偏遇到我喜欢她被别的男人玩弄之后的身体,无意中渐渐成了她放纵淫欲的保护伞,所以她对我是一往深情,随时给我带来激动人心的快感和享受,我也一直对她很满意。

这么多纵横交错的关系文文都收拾得服服帖帖,她的淫乐日程渐渐形成了规律,每个月第一个周末因为节假日较多她选择去地级市会王兴,一般是周六去周日中午回来,快乐纵情一天半;每周一傍晚定期去小帅哥那里做一次上门服务;从周一到周五上班时间岳龙都可以寻机任意在文文身上释放情怀,有时晚上特别是周末还经常找她去办公室「加班」,如果我出差了晚上还可以偷偷来我家和文文一起欢度良宵;每周五晚上定期跟沉江去歌舞厅,让沉江抱着她莺歌燕舞大放春情,在包厢里间交欢快乐;周六除了月初去会王兴那周,其他三个周六白天要回娘家,晚间安排两次去找何医生检查妇科做「理疗」或者去河边野战;另一个周六作为机动以适应何医生调班的需要;剩下三个周日白天和三个晚上留给黄总任意选择两天,一天作为机动;这样一来每周一、周五、周六和周日这几天都安排得满满的,只有二三四三天晚上是自由搭配的日子,如果「大姨妈」

来了或者何医生和黄总约的日子有变动,可以在这几天进行调整。

文文淫荡的时间表大致是这样,一般情况基本不变。

碰巧遇上「姨妈」

来了的哥们只得忍一忍改日了,不过「姨妈」

来的那个时间段,老婆除了下面不可深入以外,身上其他地方不受影响还是可以享受欢爱,比如打飞机、口交、乳交,同样可以为哥们泄欲,所以有时也应约相聚。

在文文六个固定的情人中,玩得最悄无声息的要数王兴了,自从那年我追踪去地级市,发现老婆跟王兴打野战回来,强迫自己第一次吻了她那煳满别的男人精液和淫水的拢ǖ诙十一章),决定从此放任她们偷情以后,就再也没有干涉和追踪他们偷欢的事,文文每次悄悄地去又悄悄地回就完成了一次交合,只有我们三个人心中有数。

玩得最随心所欲的是岳龙,他具有别人无可比拟得天独厚的环境和条件,办公室和我的家里都是她们欢乐的天堂,随时都可以在我身边享受我老婆的风骚与性爱;玩得最热烈最激情奔放就算沉江了,老婆十分痴迷他那支张扬的龟头和粗壮的大阴茎以及几倍于人而且纯厚的精液,以致每周五即使我在舞厅外包,她们在里间都能忘情地激情交媾;玩得最情意绵绵的唯有小帅哥莫属,老婆不仅定期上门服务,而且帮他处理家务,给他钱花,无私地奉献自己风骚性感的肉体,让小帅哥深深体会着一位美艳少妇的温柔性爱和亲姐姐一般的温情!而玩得最让人感到羞耻的要数何医生的所作所为了,他每次在手术室跟文文性交时,都让我在候疹室等待被他操得浑身瘫软无力阴部煳满淫水的老婆回家,还时常遭受那位心知肚明的护士冷言和白眼,有时真让我无地自容!记得国庆节后的第二个周六,吃过晚饭八点整文文让我送她去医院找何医生}查,到妇产科以后,护士看我们来了一声不吭地离开了,何医生招呼我们坐下照例假装问了一些文文的情况,然后就让我在疹室等待,第一次没让我去外间候疹室。

她们进入手术室反锁上门以后我离开了,在前院转了一会本来不想去后窗偷看她们的苟且之事,因为从去年初到现在已经看过很多次了,大不了就是在手术台上舔隆⑽牛从前面、后面,用阴茎、手指这些方式操弄文文,然后叫唤着达到高潮!晚上小县城妇产科门疹几乎没有前来就医的人,对她们来说正是个好机会,可以释放骚情,但对我来说并没什么新鲜感,可是转来转去还是不自觉地转去了后院,来到妇产科的窗下,隔着薄薄的窗帘看进去。

她们进去快十分钟了,何医生仍在兴致勃勃地舔吸着文文的骚拢那天下午老婆还跟岳龙在办公室「加班」,估计阴道里还有不少岳龙和她造出的爱液。

老婆象往常一样大张着胯子躺在手术床上,两臂前伸搂着何医的头帮他用舌头抽插自己的阴道,仰着脖子呻吟,表情很享受。

何医生的舌头伸出越来越短,直到无力伸长才停下来。

随后何医生站起身解开腰带把裤子褪到大腿下部,那根长度与我相当但稍粗的大诺了出来,老婆主动地伸手扶着对准自已骚处,何医生直着身体下身一挺就顺利进入老婆的阴道。

文文「哦」

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何医生以中等速度抽插了一会,弯下腰两手抓住老婆的乳房,阴茎又变成慢慢地捅插,并开始跟她说话:「骚娘们,我上上个月就感觉你的阴道有很大变化哦,怎么回事啊?」

文文睁开眼睛反问:「没有啊!什么变化呀?是不是里面有什么问题?」何医生笑笑说:「问题倒也不是,不过……好象……」老婆惊讶地问他:「不过什么呀?快说嘛!淄峦碌模 购我缴这回淫笑着说道:「小骚娘们,我说了可别怪我,权当开玩笑好吧!」文文点头说:「好,说吧!」

何医生带着肯定的语气说:「你的阴道好象比以前松弛了许多,好象有性交过度的迹象哦,刚才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特别是阴道口有明显撕裂放大的异样!」文文听他第一句话出口就闭上了眼睛,脸上起了红晕,何医生还在说:「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近期变化怎么这么大啊!」

文文一下子推开何医生,自己翻过身来屁股对

着她,双肘撑着手术台头埋在自己的小臂上,他不想让何医生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那张发烧的脸。

嘴里嚷嚷着:「胡说什么呀?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何医生端起大庞执雍竺娌迦胛奈牡囊醯溃文文没好气地催促着说:「快点!再磨磨蹭蹭我就走了!」何医生马上从后背搂着文文的乳房,一边加快抽插速度,一边说着:「我漂亮的骚娘们,是我弄错了,我向你赔不是了,别生气啊!」老婆这时才又露出笑脸又闭上眼睛开始「哦哦」

地呻吟。

我不得不佩服医生敏锐的眼力,文文从去年初开始有了岳龙跟何医生两只大挪倥,半年后我才隐隐约约感觉到她的阴道有点松,而今年只增加了沉江一个比我们明显粗壮的挪倥文文,而且是今年六月份之后的事,何医生说上上个月就感觉到了,还说观察阴道口有明显异样,并判断是性交过度了。

这话不仅让文文吃惊羞红了脸,我也暗暗惊讶,这何医生看的真准啊!不愧是吃这行饭的,老婆阴道松了不用说是几个大怕至鞑俪隼吹慕峁,特别是沉江最粗壮的那支大棒,每月多次在老婆阴道里狂捅,可能把老婆残存的处女膜边缘进一步撕裂了,能不松弛吗?那时我还不曾想到另外一种情况的巨大影响,就是文文跟岳龙去参加省级培训时发生莫名其妙的事情,那次老婆回家时就阴部疼痛,经何医生检查发现不仅外阴红肿阴道口撕裂,而且里面整个子宫胫都红肿受伤,究竟怎么弄的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文文阴道渐渐松驰这对所有阴茎小一些的男人感觉上都有影响!由于老婆阴道肌收缩功能一直都很强大,男人的阴茎进入后会不由自主地收缩,特别在高潮的过程中会一阵紧似一阵的吸吮阴茎,紧紧裹住男人的大牛所以松驰了一点点影响并不大。

特别是何医生说文文有性交过度的迹象那更是奇了,八九月份正是她在舞厅放纵淫荡的两个月,同时被我们固定几支大挪僮乓酝猓又跟二十一个新人性交,如果计算一人一天多次的情况最少有百次以上,直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人跟她性交多次,可想而知实在是太过度了!……何医生心里一定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去年初文文勾引他尚未到手时,有次被王兴用手指捅插划伤了阴道,何医生看后说是人为划伤叫我要懂得呵护女人,当时我就借他训斥我之机说老婆刚从地市同学那里回来,暗示文文外面有情人(第三十二章),加速了他跟文文的苟合。

前阵子老婆从外地培训归来,头天晚上在她不清醒的情况下,阴道和子宫颈被不明的大物搞红肿了,何医生检查时又以为是我用性器具弄的,斥责我不能以非人手段取乐!我又委屈地说文文是出差回来时就感觉疼的,加上文文经常送上门让他操而且越来越淫荡,如今阴道松了已经不言自明。

他为了不让文文生气,就不再说这些事,反过来逗她开心。

何医生变着花样将大旁谖奈牡囊醯览锓腾,嘴里说着淫话:「小骚娘们,你真美哟,真是个性感娇娃!每次搞你时阴道里都水滋滋的,太舒服了!」文文的确水多,现在又被他操出水了,从大腿上流下来,何医生的派隙颊成狭松傩戆捉,抽出时淫水从阴茎上往下滴。

何医生越操越勐,文文被他压在身下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哦……男人都……喜欢水多……哦……我老公……也说喜欢水多……哦……有时我……回去没洗……他就要舔……哦……总说水多……真好……搞得舒服……哦……你们都是……一样贱……哦……贱男人……哦……」

何医生瞪大眼睛说:「真的吗?」

他心里一定在想:原来她老公喜欢我操过他老婆之后的身子!没想到文文接着说:「哦……你也一样……哦……有几次……我跟老公做了……之后来的……哦……你舔我时还说爽……操我时又说……哦……真润滑……太舒服……哦……你们都是贱人……不要脸的……贱人……哦……哦……」何医生听文文这样说无语了,心想这小骚货竟然有意让他舔吃跟老公性交后的淫液,脸都胀得通红,他下意识地大力捅着文文,嘴里自言自语地说:「骚娘们,你就是个骚婊子!我让你贱!让你贱!……」两人都在淫语的挑逗中大声「哦啊」

了几声高潮了!后来两人淫心有增无减,何医生坐在圆上,让文文在手术台上倒躺着给他口交,他用手指在文文阴道里扣挖,双双又高潮了一次。

何医生的精液射在文文的嘴里,脸和脖子上都煳了一些,老婆的阴水也倒着流淌到腰间。

再后来他们又男上女下做了一次,何医生双手抓着文文的两只大白奶,一边吻她一边连续不断地操插,直把老婆操得叫出声来。

这回用了好长时间,一直搞了二十多分钟何医生才躬起身体射精,文文也紧抓他的白大O挺起了阴部高潮!我实在不想看了,回到妇产科疹室坐下等候,护士还没有回来。

我以为何医生今晚又要来个五六次,把我老婆搞到精疲力竭为止,没想到过了几分钟何医生就出来了。

何医生出来时把里间的门带上,一边拿疹台背后的毛巾擦着刚洗过的双手,一边对我说:「你老婆可能昨晚没休息好,我给她做理疗时就睡着了,你进去喊醒她回家,在里面等她醒来也可以。」

然后又说:「我出去有点事,你走时把门带上就可以了!」我摸不着头脑不知何医生是什么意思,以前操过文文以后两人都是前后脚出来的,今天刚刚两个人还在大呼小叫的,现在却说老婆困了在里面睡着了。

何医生说完就出门走了,我悄悄地打开手术室的门进去反手关上,拉下了反锁扣。

我还没走到里口,眼前就出现了令人晕眩的一幕,文文仰躺在那里歪着头休息,似乎真的睡着了,可让人惊诧的是她的身体和姿势太剌激太淫荡了!她的头向右边偏着,双眼紧闭,连衣裙撩到了胸部以上,右边的大奶全部倮露在外面,左边大奶露出一大半,左手扶在自己的大奶上,右手悬着伸到自己阴部,手指压在阴蒂部位,两腿弯曲着架在手术台的前端,大张着胯子,屁股有点向右侧。

我悄悄来到她身边都没有醒来,就坐在圆上看着她的阴部,那里是一片狼藉,阴毛和阴阜上煳满了淫水,阴道口周围煳着白浆,阴唇微张可见黄豆粒大小的洞口里正在往外流着精液。

何医生的精液跟小帅哥一样也很稠,一年多来我是知道的,流出很慢,顺着阴道右下侧流到会阴外一厘米远。

我看到老婆如此淫荡的

姿态躺在那里脑袋都炸了,一时不知在想什么,转舜之间却发现自己控制不住激动,大乓丫硬挺起来,一种巨烈的冲动袭上全身。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马上兴奋地俯身舔吸着老婆的骚拢又用力吸吮出很多浓稠的精液和淫水,然后快速地舔光阴道四周的白浆,生怕老婆醒来不让我舔似的,接着伸出舌头插入阴道抽动。

这时文文动了一下身体,闭着眼睛嘴里开始哼哼,还呓语说:「哦……大哥……真好……哦……搞得真舒服……哦……每次都这样……舒服……哦……哦……」

我也不管这骚货是在说谁搞得她舒服,自己先舒服了再说,就起身把裤子推向膝盖,操起暴胀的大胖蓖彼的阴道。

文文深「哦」

了一声睁开眼睛直直地瞪着我,惊慌地说:「怎么是你啊?我在做梦呢!这在哪呀?……」

老婆的样子把我逗乐了,反过来逗她说:「骚娘们,我是何医生啊,不认识啦?」

老婆马上撒起娇来,两手拍打着我:「老公你真坏,偷偷地搞人家,还说是何医生,不准你乱说!不准你乱说!」

我急着说:「好了好了!宝贝,我们赶紧快活一下回家吧!」接着就大力操弄大幅度地捅插,大旁谒润滑的阴道里狂奔,然后撬着旋转着,不一会文文就被捅得娇吟声声:「哦……老公太棒了……哦……真爽啊……哦……快呀……哦……小骚隆…被你们……捅烂了……哦……真舒服……哦……哦……」

由于在特殊的场合,特殊的时间我和文文都十分兴奋,只搞了十来分钟我就忍不住射了,文文竟然也跟我一起达到高潮,阴道深处涌出更多热乎乎的淫水和着我的精液一起往外流。

手术室里有一个自来水池,跟本无法清洗阴部,我们相拥休息一会就起身直接拉上裤子。

当我挽着文文走出妇产科时,看到何医生正跟护士站在前院中央说话,莫不是何医生有意在外面为我站岗,以防护士回来发现我在手术室操文文的事?我们走过去跟他俩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回到家里我仍在兴奋之中就接着又操了老婆一次。

这回我问她:「你这小婊子刚才怎么回事啊?在手术台上还那么淫荡的样子!」文文嗲嗲地说:「什么怎么回事啊?何医生给我检查时不知怎么睡着了,醒来就看见你在搞我,我还要问你怎么回事呢!你怎么那么大胆啊?敢在手术室……」

文文如此应答我无法再问下去,第二次高潮后她又给我口交了一次然后相拥而睡。

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想着文文躺在手术台上淫荡的姿态,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如果是在家里或者跟别人在床上做爱高潮后那个样子很正常,也可能兴奋之后的疲惫昏睡过去,但毕竟是在医院手术室啊,我还在外边等她,怎么可能宽心地睡去呢?最让人不解的是老婆当时那个淫荡姿态,裙子撩在乳房之上,下身赤裸裸的,一手摸着自己外露的乳房,一手摸着自己的骚处,大张着胯子阴道里正在流出精液!她怎么就做得出这么个淫荡姿势等着我呢?她到底是真睡着了还是假睡呢?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呢?特别是何医生,明知自己搞了我老婆,知道她的阴道正在流淌精液,并且还裸着身体就直接出来让我进去,让我亲眼看到老婆跟他性交之后阴部一片狼籍风骚淫荡的模样!究竟是何医生跟文文做的局故意让我知道他俩刚刚性交来剌激我寻开心,还是何医生趁着老婆高潮后的短暂迷煳摆弄着她的姿态,然后故意来羞辱我这个知道自己老婆外面有男人的王八丈夫以此取乐呢?这又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迷!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使我心里很受伤,老婆几年来偷了很多男人不假,跟别人性交无数也不假,我也直接或者间接知道,还暗示过何医生。

但老婆从来都没把别人操她的事摆明在桌面上,别人也从来没有操了我老婆之后还裸着身子就直接叫我进去收拾摊子带她回家!今天她们的这种作为决非巧合,想来想去这不符合文文的一惯风格,觉得是何医生故意做给我看的,他想看看我这个明知自己老婆偷人的老公亲眼目睹老婆被他奸淫了的反应,其目的无非是淫荡取乐!但总得婉转一点让人有点回旋余地吧,这跟当面操我老婆简直没有什么区别!我气得一夜没合眼,真是让我无地自容!可是,当下一次老婆一如既往地去找何医生时,何医生还主动和我打招呼,就象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真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他看我一直没有什么异常反应,跟文文玩起来更加随意,「理疗」

结束后当着我的面「建议」

文文最好每周来「检查」

一次,不过被文文含笑推拒,她说:每星期一次好是好,可有时候没空,还是一个月来检查两次吧!当我看着老婆高高兴兴地去,又被何医生操得面如桃花,兴奋得大奶鼓胀,淫水淋漓,出来时娇滴滴地扑到我怀里,回家后盼我接着搞她滋润的骚拢心中的闷气才慢慢消散,只要老婆高兴什么事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哪怕是奇耻大辱!这一年很快又到了年底,令我最高兴的是这一年收获了岳龙老婆小枝的性爱,半年多来我们一直暗中保持着性关系,偷情的剌激远远超过夫妻性爱带来的快乐!岳龙跟文文也是一样,不过他操我老婆的次数还是要多一些。

文文28岁这年也是最风骚最快活的一年,她又找到了沉江、黄总和小帅哥三个大拍腥耍还跟马根及其他十八个现在都叫不出名字也不认识的男人发生了性关系!享受了各式各样阴茎性交带来的快感!如果算上徐成强奸了文文,这一年她被二十二个新的男人操了,遍尝了各色阴茎操插她的个中滋味,真可以说是收获满满,快乐满怀了!这一年老婆淫性暴发风骚无度,真正的淫荡了,不知在新的一年里会发生哪些更淫荡的故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