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5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2: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hadegreed】【第五十三章】【2018-10-20】文文跟黄总在歌舞厅半封闭包箱里玩了近两小时,明明听到她们俩性交达到高潮,老婆叫床说阴茎多么长搞到她子宫里去了,还说第一次感觉进了里面小洞洞痒痒的!精液射子宫里热乎乎的好舒服,可我现在摸着她的骚处,阴道里竟然没有精液,这令我感到十分奇怪!这时文文趴在我怀里又娇滴滴地说:“老公,你都听到了吧,都是你让我去的,被他缠着聊了这么久,你不会怪我吧!”

这小骚货是明知故问啊,在隔壁毫不掩饰淫声不断,包厢外虽被音乐掩盖听不到,我在里面当然能听到了,看来她是吃定我不会反对她跟黄总搞了!老婆摇着我的肩膀:“老公,对不起!你别怪我哦!我……”

当时老婆心里一定知道两包厢只隔了一层板况且后部还有缝隙,我这边肯定会听到她跟黄总性交时发出的声音,所以压低声音也没用,现在想安慰我又难以启齿,必竟她跟别的男人偷情之事我只是曾经默许,但从来也没在清醒的时候挑明了说。

我一手摸着文文的铝硪恢皇秩嗄笞潘的乳房,跟她热吻了一会,当然不会直接捅穿她跟黄总交欢的事,只是微笑着随意说道:“小骚货!我听到你和黄总聊得很开心嘛,开心就好。老公怪你还让你去呀!多聊一会天而已嘛,好了,我不怪你了!”

文文高兴地亲了我一口说:“好老公!”

又拉着我的阴茎说:“你的大宝贝真好!想了吧!要不要现在……”

我说:“你也累了,歇会吧,过一会我再带你跳支舞就回家了。”

我抱着老婆高度兴奋后松软下来的身体躺在大腿上休息了十几分钟。

我问她茶几上的钞票是怎么回事,文文不肖地说:“这些男人真怪,人家不要钱非得给,黄总拿一千快钱给我,怎么拒绝都不行,硬说算是给我买一套漂亮衣服当见面礼,真是!”

我心里大为惊讶,黄总为女人花钱真够大方,相当于我一个月工资了,这是想我老婆长期做他小蜜的节奏吧!我没有再说什么,起身撩起门帘带文文去跳舞,舞毕刚刚回来坐定,没想到那位小帅哥又来了,如果是别人可能我要示意文文婉拒的,但是令我和文文都喜欢的小帅哥就另当别论了,小帅哥在她去黄总那里之前就搞了一次,我以为这次只是跳个舞,就示意老婆应邀而去。

然而一曲终了文文跟小帅哥又去了包厢,放下了帘子,看来这小伙子看老婆在黄总那边呆了近两小个时心火又上来了,今晚还要干第二次呢,刚刚文文想我搞她我没行动,这下好了有人为我代劳,又是半个小时才出来,老婆被小帅哥操得兴奋异常地回到我身边。

这次我摸着文文的阴部,明显地湿透了,阴道里装满了精液。

我取笑文文说:“怎么一跟小帅哥跳舞就发骚啊,露际透了!”

老婆兴奋又娇气地说:“人家刚才不是一直在想你嘛!”

我高兴地说:“想我就好,别让骚水流光了,回家让我好好享受享受!”

文文欢快地“嗯”

了一声,随我回到家里!晚上先是看着小帅哥带文文去包箱搞了第一次之后,又听着隔壁的黄总玩了她近两个小时,接着又被小帅哥第二次弄去勐操了半小时!我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兴奋和冲动,在舞厅就一直用手慰藉自己的宝贝,回到家里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按到床上扒下她的衣裙,把她全身剥个精光。

因为文文刚刚被黄总和小帅哥搞得很舒服,骚兴尚未完全消退,象一只发情的母狗,赤条条地在床上扭动,一双发情的眼睛盼着我快快上床,所以我刚爬上床就调戏她说:“你这小婊子太骚了吧!到处勾引男人!被别的男人操得很舒服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文文兴奋地咯咯笑出声来,大张着腿等着我去舔她操她。

老婆高高隆起的阴部吸引着我来到她的两腿之间,浓密的阴毛之下两片小阴唇微微张开了笑脸,在那最能让男人消魂的神秘区域,早就煳满了男人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摸上去粘煳煳的,阴道口处水汪汪在灯光下泛着淫光。

象上次一样,小帅哥的精液还是那么稠那么多,但与上次舔吸时有所不同,越到后来吸吮出来的精液越稀薄,慢慢变少但又源源不断。

这时文文爬起身跪趴着,两手撑在床上示意我去下边仰躺着舔她的阴户,我刚爬到她的胯下,就看见她的阴道里又有精液和着淫水开始往下淋,我赶快张开嘴伸出舌头舔着,老婆使劲收缩下腹和阴道,一股股淫水就大量流出来。

原来这后面部份是黄总射在她子宫深处的精液,先前一直没有流出来出,老婆这个姿势才大量淌了出来,怪不得我在舞厅摸她时阴道里只有少许润滑。

前面介绍过文文阴道的特点,她的阴道跟我搞过的许多女人都不同,那洞口不象大多数女人垂直向下,而是有点偏向前方。

所以不仅男人搞她时感觉特别顺畅舒服,还便于含住精液,她跟我恋爱时就喜欢含住我的精液睡觉,最近一年她经常有意将别的男人精液含住带回家。

今天从舞厅回来这段时间,因途中是乘车的她一直紧夹双腿,不仅留住了黄总的精液,也几乎全部留住了小帅哥第二次射进阴道的精液,上床后她张开大腿精液就源源不断往外流,让我舔吸了好长时间,之后才跟文文性交大战,一晚上我激动得射了三次老婆又高潮了三次!整个九月份,我们仍然是三两天就去歌舞厅一次,邀请文文跳舞的人越来越多,她每晚进别人包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而且与八月恰恰相反,变成放下门帘的比不放门帘的多了,放下帘子的次数日渐频繁起来,上个月平均每晚二三次,这个月平均三四次,有一个晚上达到五次,但最高没有突破五次。

十月上旬我们偶尔发现有人开始在背后指指点点,偷偷议论着文文,有一次还发现一个搞过文文的中年男人脸上挂着淫笑,在大厅一角指着正在跳舞的文文对身边一个朋友说着什么,之后那个朋友就请文文去了包厢还跟他发生了性关系,我估计是前面那个男人从中介绍了文文,说她是个可以带到包厢操碌呐人。

还有一次我去上侧所,在小隔间里听到小解池边两个男人议论,甲男人说:“刚才那个穿超短裙的女孩你认识吗?”

乙男人说:“是不是长得很漂亮很性感的那个?我不认识,不知是哪里来的,好象最近经常来舞厅!”

甲男人压低声音说:“你有没有请她跳过舞啊?听说可以带到包厢那个!嘿嘿!”

我在里面听出他们正议论的人就是文文,就在里面不声不响地听着,接着乙男人又说:“好象有这方面的传说,不过她身边总有个男的陪着我没敢邀请她,上次我好象看到你请她去过包厢吧?好象还放着门帘好长时间才出来,是不是上了她呀?”

甲男人嘿嘿笑着说:“想了吧?告诉你那女孩真的好性感,搞她时真是骚了去了,会叫床水又多,干得好舒服哦!告诉你,我干过她两次!”

乙男人说:“那你这骚公鸡今天怎么不搞她了?”

甲男人叹了口气说:“唉!我倒是想啊!今天请她跳了舞,但人家不愿意跟我去包厢了!你下次试试,真是个不错的女人哦!”

乙男人轻笑着说:“真的可以那样啊,我下次试试看!不过我就想不透她身边的男人是她什么人呢?每次都一起来,而且每次都很爽快地让别人请她跳舞进包厢,难道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带去包厢搞了他还一点都察觉不到啊,真是搞不懂!”

甲男人猜测着说:“我估计那男的也是个嫖客,带这女孩一起出来玩的,不过有件事我也搞不懂,你说那女孩是三陪小姐吧又不象,她虽然很容易上手让你搞,但事后她又死活不要男人的钱,硬拉扯着不要哦!你说哪有不要钱的小姐啊,真是奇怪!不信你下次搞了就知道了!”

乙男人不解地答道:“那真少有!你那两次岂不是白搞了人家?哈哈,我下次一定尝尝这位可以免费日碌拿廊耍 

甲男人最后说:“就是,这等美事儿哪有不做之理!兄弟,抓住机会啊!……”

这时听到又有人进来,甲乙男人才停止说话,过一会都走了。

近来更引起我警觉的是有两次在舞厅碰到了熟人,不知道那两个熟人知不知道文文跟人去包厢的事。

我感觉事态有点不妙,再这样下去知道文文可以在包厢让人操碌娜嗽嚼丛蕉啵势必被大众知晓,到那时可就身败名裂了!人家可能会说我这老公带着老婆在舞厅卖淫!十月中旬,我婉转地暗示文文说:最近舞厅好象有不好的苗头,又多次碰到熟人,我们不能经常去舞厅玩了!文文心里也知道自己太放纵,理解了我话中之意,感觉这样下去可能影响不好,就听从了我的话,不再缠着我去舞厅。

所以整个十月份我们只在上中旬去过五次大众舞厅,但这五次可是登峰造极的时刻,竟然有三十几个男人请她进了包厢,十八次放下门帘发生了性关系,其中有两个晚上跟我只唱了一首歌跳了三次舞,大部份时间都连续泡在不同包厢,与不同男人性交分别达到五次之多。

在我的干预下后半月基本没去大众舞厅,但老婆一时难以收心,经常吃过晚饭后蠢蠢欲动六神无主,有几次我陪着她在客厅看电视她总是盯着莹屏发呆,还反常地频繁去卫生间,后来我在卫生间悄悄展开了几张她用过的纸巾,发现上面有许多粘粘的阴液,并非小解。

原来文文两个多月来尽情跟男人们寻欢被突然刹车,心里一时难以了断那让人消魂的春情,总是情不自禁呆呆地回想着那些前尘往事,身体就在暗中骚情涌动阴道中便淫水不断流出,以致频频去洗手间料理。

有人说:卖淫的妓女如果一天没有被男人操会很难受可能就是这种反应,在不停的性兴奋之中突然冷清下来可能真的很难受!好在文文国庆期间就与黄总取得了单线联系,随后又把小帅哥揽入怀中,虽然没再混迹热闹的大众舞厅,但跟本不缺陪她玩的男人。

为了了却文文的心愿,十一月我还陪她去过一次大众舞厅,因那时天气冷了,穿上了冬装行动不方便她也有所收敛,几个人请她去包厢只是坐了一会,只有那小帅哥青年才俊的魅力难以抵挡,老婆仍然跟他搞了一次,十二月就彻底没去大舞厅,慢慢地澹了下来。

我粗略统计了一下,我们从八月初到十一月,真正经常在大众舞厅玩只有八九十两个多月,共计去了舞厅二十六次,文文被舞伴请去包厢大约一百二十多次,我特别记下前面五次去舞厅老婆跟别人没发生什么,从第六次开始别人请她去包厢时放下门帘的情况有五十一次,每次回来骚吕锘本都装满了精液。

在这五十一次性交中马根搞了文文二次,小帅哥十九次,黄总一次,还被十八个不认识的男人日了老婆二十九次,当中有十一个男人象马根一样搞了两次,七个人只尝试了一次,算下来共有二十一个人与文文在舞厅里发生了性关系。

后来,在这二十一个人中只有小帅哥和黄总继续和文文保持着肉体关系,也就是老婆从中筛选出的大拍腥恕

其他男人没被老婆留下估计都是小拍校仅仅让他们试交了一下而已,但还是打破了常规,按老婆迷煳时说的第一次在慌忙中没在意,所以含马根在内有十一个小拍邢硎芰诵∩Щ趿酱畏务。

文文对男人阳具的挑剔是有因由的,恋爱时我俩经常激情做爱,我曾经自傲地夸口说:“我的攀鞘澜缟献畲蟮牛 

她对我也非常的满意,结婚后经历了很多变故老婆才红杏出墙。

两年前,她受到我在外面搞女人和她唯一的情人王兴要结婚的双重打击,精神一度走到崩溃的边缘。

因那时文文已经跟王兴偷情一年多,而且在第一次被我发现制止后半年内又死灰复燃,我和她经历两次吵闹----冷战差点离了婚,双方都经历过感情的折磨和心灵的创伤,从心心相许两情相悦走到了相互背叛,男女激荡的性爱渐渐取代了曾经美丽而温馨的爱情。

后来,因种种原因牵绊我们没有分离,也为了挽救文文这朵频临枯萎的鲜花,我在痛定思痛之后决定放开老婆的婚外情,索性引导她性解放去体会不同男人给她带来的精神和肉体上的快感,才慢慢让她恢复了活力,双方也重归于好享受着另类的剌激和快乐!(见十八章至二十七章)在那段诱导她性开放的过程中在影视里看到许多比我糯蟮哪腥耍我曾经的说法不攻自破,所以我多次挑逗她说只要比我糯蟮哪腥硕伎梢晕尢跫跟她性交,有一次玩得兴起时她脱口说:“女人偷汉子又不能先让他脱裤子看看,只有上床后才知道嘛,遇到小旁趺窗彀。 

我当即补充承诺说“第一次不算!”

那随口说的一句“第一次不算!”

等于对老婆全面放开,但凡全天下的男人都获得了搞她一次的机会,任她在性自由的天空展翅飞翔!所以前一段在大众舞厅她对男人来者不拒,是有我的承诺在先,而许多男人只搞了一次,最多在昏暗的环境中蒙混了两次就遭到拒绝,只有小帅哥和黄总保留着性关系。

其实,我们是自己给自己拴上了绳索,女人的性快感来源于精神和心理的愉悦以及肉体的剌激等诸多方面,并非只有大挪拍艽来快感。

从文文在舞厅与众多男人性交后的表现看,那些小拍忻看味及阉搞得很兴奋非常舒服的样子,阴道里无不骚情泛滥总是水滋滋的!在舞厅老婆共收到男人们硬塞给她三千多块钱,如果不是老婆拒收可能要翻倍,真是个不小的数目,那年头是我三个多月的工资,这漂亮女人挣钱还真的容易啊!小帅哥的钱从第四次文文就坚决没收,她说算姐姐给弟弟的,如果不依就不理他了。

还有一些男人在文文的推拒下就免了,免费快活了一至两次!老婆把这些钱都给了我,自己一分钱也没花,对于我来说这些钱用起来也觉得的确别扭,虽然是人家硬塞给老婆的,还是我从中解释和澹化了这些钱的性质她才没有反感带了回来,应该不能算真实的“卖隆

钱,但跟老婆的禄故瞧膊磺骞叵担∥倚睦镒芫醯每绮还这道坎,还是觉得这钱是老婆的“卖隆

钱,我也不缺钱花,后来只好把“卖虑”

转换为“买虑”,给小枝买了一些化妆品,其他的部份都在地级市和省城出差时花在了小姐身上,也算是回归本源了。

文文虽然不再去舞厅寻欢,但从此跟小帅哥和黄总搭上了关系,以后开始与他俩单独来往,他们和我以及王兴、岳龙、何医、沉江七个男人共同分享着文文的美色和性感肉体,文文也享受着更多男人的宠爱,更多大鸥她带来快乐!黄总因为是企业老总很注意公共场合的影响,第一次享受文文的美色同时给文文带来独特的性快乐一周之后,他就暗中让随从去舞厅找过文文,虽然黄总年龄比她要大十几岁,在文文眼中却是一位给她带来特殊快感的好男人,所以她也拍不及待地联系上黄总。

在舞厅跟黄总交欢的那天晚上就听到她呻吟着断断续续地说:“你的宝贝真长……哦……到我子宫里了……哦……没见过……这么长的宝贝……我好喜欢喔……你搞得我里面痒痒的……爽死了……哦……细长细长的……钻进里面……小洞洞了……粗点就更好……啊……好象把里面……小洞洞撕裂了……啊……太舒服了……啊……又痒又舒服……啊……我要死了……啊……快呀……”

从老婆的这些话里可知黄总的阴茎很长,是她见过男人中最长的一个,但不粗是细长细长的那种类型,而且搞得她吕镅餮鞯淖詈笙笏毫蚜艘谎太爽了太舒服了!当时我并没有真正理解黄总的阴茎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让文文如此迷恋!

国庆节假期第五天晚上文文兴奋地跟我说:“黄总说明天请我去他们公司玩,你去不去?”

我不解地问她:“是那天晚上约你的吗?”

老婆说:“不是,前天他的随从给了我电话号码,今天我打过去跟他聊聊天他约我的。”

原来是这样,老婆早就留了一手。

记得老婆那天没有对黄总说明自己的身份,如果是玩一夜情我们不再去跳舞黄总是找不到她的,哪知他忘不了那一夜风流,悄悄让随从给了文文电话号码。

老婆恰好也喜欢上那支特殊的阴棒,才隔十来天就主动找上门了,这骚货一定是太想要黄总给她那又痒又舒服的快感了。

我不动声色的说:“你那天对人家说我是你的舞伴,哪有小姐带着自己舞伴去会别的男人?”

老婆窃笑着说:“去去去,谁是小姐了?不就跟他跳个舞聊聊天吗,不去就算了!”

我哈哈大笑后平静地说:“你去吧,以后有机会我再跟他会一会!”

文文高兴地说:“那我去啦,你不会吃醋吧!”

我很爽快地说道:“去吧,玩玩有什么关系!可别忘了回家哦……”

第二天早上九点整,文文打盼得漂漂亮亮出了门,整整一天我在家等着她回来,本想她最多吃了午饭就会回家,但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她才踏进家门,脸上挂满了愉快的表情。

孩子早就睡了,我也坐在床上看电视,见她回来急忙说道:“你真会玩啊,现在才回来!快上来,我想你了!”

老婆说:“今天去他们厂里跑了一大圈累死我了,你等等我想洗澡!”

我说:“哎呀,今天天气又不热洗什么澡啊!快来我等不及了!”

文文只好脱去外衣上了床,我发现她好象喝了酒,脸上泛着红润,心情很激动的样子,看到老婆跟一个老男人玩了一整天,我心里早就憋不住劲了,想知道她一整天都跟别人玩了什么,身上被玩成什么样子,就一把抱着她亲吻。

然后伸手进入老婆内衣握住乳房问她:“你这小骚货今天玩了些什么?差点忘记回家了吧?”

老婆扭捏着上身说:“哪有啊!人家这不是回来了吗?”

接着又说:“上午在他们公司玩了一上午,办公楼很气派,他带我到每一层楼看看,后来又带我到厂区转了一大圈。”

我好奇地说:“这个黄总,他带个女孩子在公司转来转去合适吗?”

文文笑着说:“公司都放假了没人,就他那个随从还有个女秘书和两个值班人员,听他说那随从是办公室主任,这两个人每天都跟着他转。”

我又问:“中午在他们公司吃饭的吗?”

文文自豪地说:“不是!他太客气了,中午在城中心那家大酒店吃的,就我们四个人摆了一大桌宴席,说是要好好招待我这位尊贵的客人,晚上又搞了一桌,真不好意思!”

我又问她:“下午呢?去哪里转了?”

文文一时语塞,结巴着说:“下午……下午……没有去哪!”

我想她们下午一定有好戏了,就说:“你们不会一直在酒店等晚饭吃吧!哈哈!”

文文一直都不善撒谎,抱着我不好意思地说:“老公真坏!你问那么祥细干嘛?人家不都说了嘛!”

我缠着她:“我想知道嘛,快说快说下午干嘛去了!”

老婆心里清楚那天晚上我就知道她在舞厅跟黄总做了快活事,知道我不反对她跟黄总来往,心里并不慌,但她坚决不会明着说出来,总得编个理由,随后说道:“吃饭后,他说公司为了接待外地来宾在酒店有长年包房,在那里聊天聊了一下午。”

我突然说:“你们四个人没打牌呀?和他(她)们一起……聊天……?……”

老婆不会圆谎,说道:“他那办公室主任和秘书坐了一会说有事走了,我说那我也回家了,可黄总说晚餐都订好了,硬是挽留我吃晚饭再回来……”

后面的事儿不言自明文文没说我也没再追问,我随口说:“是这样啊,那晚餐后又去干什么呢?不会又去跳舞了吧?”

文文急了:“没有……晚上他们三个都劝我喝酒,饭后他说我喝得有点多,又劝我去房间休息一会再走,然后就回来了!”

我没有什么好问的了,他妈的有钱人就会萧洒,文文虽然避重就轻没有明说,但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况且上个月在舞厅两人就早有一腿,现在还不是干柴遇到烈火?谁都知道她俩下午和晚上在房间里干了什么,包括故意离开的黄总随从和女秘书。

文文又紧紧抱着我亲吻,嘴里散发着酒气和澹澹的精液味道,今天可能实践了上次在舞厅的承诺,用她那温热而灵巧的口舌让黄总射了一次精。

热吻一会后老婆撒娇跟我说:“老公,你是不是吃醋啦?你又让我去又这样不高兴,早知道我就不去了!”

我马上笑了笑说:“宝贝,我没有不高兴哪!只要你玩得开心我高兴着呢!”

接着我把文文的内衣内裤全脱下来,急于看看黄总搞了她一下午和一晚上身上是个什么状况,我也迅速脱光自己衣服说:“小骚货,我看你跟别的男人走了,一天都在想你哦!你在别人那里早把我忘了吧?”

老婆紧紧抱着我娇柔地说道:“哪有啊,我也想你了!”

说着文文就伸手摸我的阴茎,握着她的宝贝慢慢套弄,那东西早就耐不住了直直的挺着,早就想插入老婆的骚吕铩

我的手也摸到她的阴部,感觉那里干干净净的,只有阴道前庭和阴道口处水滋滋的,估计在酒店清洗了阴部,但黄总的长阴茎多次射在子宫里的淫液慢慢流了一些出来。

我直接问文文:“小骚货,想不想我舔舔你的咪咪?”

文文急切地说:“不要,我没洗澡呢!”

我心想这是怎么啦?从去年被何医生“理疗”

回来开始,我要舔滤就只是半推半就,特别是被沉江的大粗鸥愕梅⑸е后,她就更加不阻止我舔吸被他们操得水淋淋的骚拢还爱上了别人舔她拢今天怎么又一反常态回到从前呢?我想一定是今天被黄总搞得很过瘾,已经不慌不忙地处理了阴部才回来,不象往常在办公室、医院和舞厅被那几个人操了以后马上回家还在兴奋发骚的余波之中,今天早已经神清气爽恢复理智,自然又条件反射式的讲究起来了,那么就让你发骚了再说吧。

我了解文文现在性欲很旺很容易挑起欲火,就把她搂着躺在怀里开始用言语挑逗她,同时右手包围着摸她的乳房逗弄乳头,左手轻揉着她的阴蒂,轻言细语地说:“我的小骚货真是漂亮迷人啊,只要是男人看了都喜欢哦,大奶、翘臀、骚水又多搞起来真舒服啊!”

文文经过我几分钟的逗弄开始动情了,奶头硬了阴蒂也饱满了向外探出了头,她仰起头亲了亲我的脸又在怀里亲我的胸脯,小手在我的大派咸着。

我微笑着逗她:“发骚了吧?哈哈,骚水快流出来了,我的小婊子发骚喽,大琶嵌伎炖锤闩叮 

文文一轱髅爬起来,在我胸部打了两巴掌,嘴里大声嚷嚷:“大坏蛋!搞你个头啊!叫你乱说,叫你发骚!叫你乱说,叫你发骚!……”

然后却调转头去趴在我身上玩我的大阴棒,过了一会她把一条腿跨到我上身的另一边将阴部对着我的脸,同时张开樱桃小嘴含住我的大牛好家伙,刚才不让我舔她,现在却主动要我跟她玩69式呢!我不由分说,两手抱住她的大腿再拉开一点,让她的阴部更加接近我,这时从阴道里就流出一滴淫水,拉着长长的丝丝滴下来,接着又有第二滴和更多粘煳煳的液体涌出,我伸出舌头去舔弄,知道是黄总的精液又从老婆子宫里倒出来了,其中也有老婆发骚的淫水。

没想到的是,随着老婆在我的阴茎上加紧套弄,阴道也在一阵阵收缩,吕锪鞒隼吹囊禾逶嚼丛蕉唷

我想着黄总一整天在老婆子宫里射了多少次,留存了这么多的精液,加上老婆在卖力地为我口交,全身大受剌激异常兴奋!大张着嘴接住老婆骚吕镉砍龅木液和淫水,彷佛在品尝着美酒琼浆,真多啊!估计真有半酒杯了!看来黄总的精液真的全部射在老婆的子宫深处,多次射在里面现在一并流出来了,从女人生理学的剖面图上可以看到,女人的阴道连接着子宫胫通向子宫,但并不是上下直通的,子宫胫是向前倾而且通道比较窄,所以精液在子宫里即使女人站立的情况下都不容易流出,只有下腹向前倾才会大量流出,加上文文又生着一个容易含住精液的独特拢所以把黄总从中午开始直到晚上射在里面的精液几乎都积在里面,之前一直没让流出来。

黄总的精液和老婆的淫水淅淅沥沥从吕锘夯毫鞒觯真的太多了,十几分钟后等它不流了,只有少量往下滴的时候我才吻住阴道用舌头插进去抽动,这时文文在哪头开始哼哼着发情,更加快速地点着头套弄大牛然后激动地抱着我在床上翻滚,时而我上她下时而她上我下变换姿势,老婆的骚情迸发弄得我欲火高胀。

我把老婆的两腿扒得大开,抱紧她的屁股让阴道紧挨着我的嘴,然后用手助力让她的阴部一起一落,伸长舌头在阴道里进进出出地抽插,最后让阴唇紧贴着嘴唇,用舌头在阴道里搅和,又轻咬她的小阴唇,极大地剌激她的骚处。

这时文文已经被剌激得浑身激动发抖,含着我的龟头用力吸吮套弄,又含住卵蛋拉扯,不停地大声哼哼,上下都感受着快感,然后开始用舌尖勐顶我的马眼,我也轻轻紧咬她的阴唇。

我突然“啊”

地一声忍不住在文文的嘴里射精,文文这时也紧缩阴道,泄出了一股热乎乎的淫液高潮。

半个小时后,我爬上文文淫荡的身体开始第二次性交,这一次打算好好地问问黄总操她的情况。

老婆迫不及待地拉着我的大哦宰家醯溃经过黄总的细乓惶斓牧貌λ的阴道里的欲火在熊熊燃烧,早就期待粗大的阴茎进入驰援灭火。

我轻揉着文文的两只丰满奶子,将大乓煌钡降祝只听老婆深深“哦”

了一声,接着我就大幅度地抽插,时而在阴道里搅动几下,没几分钟就把老婆搞得高度兴奋起来,大声嚷嚷:“哦……老公的大拧…真厉害……哦……舒服……哦……不一样的……舒服……哦……哦……”

我挑逗着问文文:“小骚货,还是老公的大鸥愕檬娣吧!快说说跟黄总有什么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的舒服?”

我两手抓紧她的大奶,大偶咏粼谒滋润的阴道里抽动,老婆的滤和黄总的精液被插得“咕滋咕滋”

作响,她呻吟着说:“哦……真舒服……哦……就是不一样……舒服……哦……粗耪驼偷摹…细拧…哦……阴道空空的……哦……钻进小洞里……也舒服……哦……哦……”

我大笑着问她:“细乓醯栏芯蹩湛盏脑趺椿崾娣呢?黄总的阴茎是不是很细啊?”

老婆呻吟声更大了,被我搞得已经过度迷失,娇吟着大声叫嚷:“哦……不是……哦……是……哦……比你细多了……哦……又长多了……哦……都钻我子宫里了……哦……真长喔……哦……痒痒的……舒服……哦……真可惜……粗点……就更好了……哦……”

文文还忘乎所以伸出手来比划黄总阴茎的长度,估计她是夸张了一些,比划着足足有我的两个长度!我想要是黄总的阴茎长得象沉江一样粗壮那可真是个牛帕耍搞起老婆的威力和快感就更加无法形容了!我一刻不停地捅着老婆的阴道,那里的淫水泛滥起来,煳满了两人的阴部,顺着她的会阴流得满床。

老婆今天很淫荡也很迷失,性欲的冲动使她忘记了羞耻,也忘记了我是她的老公,毫不羞涩地说着黄总搞她的情形,我要趁机让她把心里的骚话都说出来。

我让她翻身跪趴着从后位插入,连续勐烈地用九浅一深捅插,问她:“小婊子,黄总今天搞了你多少次啊?是不是他把你的赂愕醚餮鞯模空娴暮苁娣吗?”

文文已经被我捅抽得欲火难耐,仰着头眯着眼睛大声呻吟着说:“是……是……哦……从下午到晚上……哦……搞了五六次……他那大长拧…钻进……哦……肚子里小洞洞时……就痒痒的……哦……真奇怪……哦……里面感觉……象有个小洞洞……哦……进去就好胀……哦……好痒喔……哦……对了……上次培训……哦……我迷迷煳煳……也有这种……哦……怪怪的感觉……哦……那次更胀……胀得疼……哦……好舒服喔……哦……哦……”

我心想老婆竟然想起那次卤桓阒椎母芯酰岳龙大诺某ざ戎荒芙她子宫口一点点,以前她只含煳地说过子宫口有点胀,但从来没说过那种痒痒的通过子宫颈进入子宫的感觉,那次是什么情况使她感觉比黄总搞得更痒更胀呢?哎,真是越理越乱!不理了!我放慢了一会速度对文文说:“你这小婊子,说的是真的吗?还有这种奇妙的感觉啊!我要捅死你!捅死你这小骚货!看你的骚禄寡鞑谎鳎 

说着突然又加快了速度冲剌,老婆被我捅得开始大叫:“啊……老公……啊……是真的……啊……不信你问……黄总……啊……他的畔赶傅摹…好长喔……啊……在我……子宫里射精……啊……热乎乎的……啊……真舒服……啊……真爽哦……啊……老公……你的拧…又粗又长……搞得更舒服……啊……我要死了……啊……你把小婊子……捅死了……啊……舒服……啊……啊!……”

随着最后几声大叫老婆泄了,一股热流从阴道里涌出高潮了,她在高潮中还在呓语:“哦……黄总的……哦……大长拧…象那晚……哦……一样粗……就好了……哦……小婊子……隆…就更胀……更快活喔……哦……哦……哦……”

文文高高地挺着阴户抵着我的阴部,一阵紧似一阵地收缩阴道,热流一波一波地浇灌着我的阴茎,她的阴道肌扒在我的阴茎上蠕动、舔吸,我再也忍受不了老婆的骚语和淫肉的双重攻击,大袍氯徊逶谒的花心深处勃动射精!只可惜我的精液怎么也射不进她的子宫里!今天老婆兴奋的时候特别骚一直很配合,说话时也不象那天在舞厅含煳,所以我就没有多问。

我终于明白了黄总的阴茎细细的怎么还把老婆搞得痒痒的那么快活,原来女人性交的快乐是多种多样的,只要男人的阴茎够长或者够粗都能让她们倍感舒服。

我们睡了半个小时,文文恢复了平静,我搂着她问:“小骚货舒服了吧?”

老婆点点头,我又问:“今天一天都很爽吧?听你说黄总的畔赶傅奶乇鸪ぃ都钻到子宫里去了,精液射在里面热乎乎的,还说你肚子里好象有个小洞洞,进去时痒痒的好舒服!真的这样爽吗?”

老婆闭着眼哼哼叽叽地说:“没有……没有……老公……别瞎说……我没有……”

我仍然接着说:“你真是这样说的哦,还说黄总一共搞了你五六次呢!”

老婆一下子坐起来瞪着我:“大坏蛋!就会乱说!不理你了!”

然后就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这个骚女人真有意思,偷人偷了好几年了,现在可是个被二十多个男人搞过的女人!她被别的男人搞也搞了,犯迷煳的时候说也说了,但事后就是什么都不承认,哎,反正就这么回事,不承认就不承认吧。

第二天文文还对我说了一件事,她说:“昨天黄总很客气,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就跟他明说了我有工作,真不是舞厅里的小姐,还说了你就是我的老公已经结婚了,我们的家庭生活很幸福,以后也不想去大歌舞厅跳舞了。”

老婆还说:晚上走之前黄总又拿出一迭钱给她,但她坚决没收,黄总看她很诚恳就没再强求。

还说元旦如果有时间请我们夫妻俩一起去省城游玩。

看来这不是做小姐的女人对男人更有吸引力啊!我对老婆说:好吧,只要你愿意,到时候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这篇文章主要线索来源于我和老婆十几年间发生的真实故事,文中姓名均是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