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49)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2: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四十九章文文现在性交欲望这么强盛,真是让人始料不及,刚刚被我和沉江操了两次,特别是被沉江那支又长又粗的大磐辈宓酶叱钡起死去活来,在e间还没平息沉江给她带来高潮后的兴奋,现在马上又想我接着跟她爱一次!

她用手臂支着头斜躺在沙发上,娇气地说:“老公我走不了了……因为一直想你,我下面出来很多水……”这时又突然对我说:““老公,帮我拿杯酒过来好吗?”

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摸不透这小骚货的心思了……我出去拿来半杯酒,文文仍然斜躺在那e,但身上的裙子已经脱下全身赤裸,她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动了动身子说:“老公帮我看看下面是怎么啦!今天好像水特多!咪咪e面都胀满了!”说着挪动身子将下体移到沙发边上脱下小内裤,阴部那面完全湿透。

霓虹灯下,文文的阴部粘煳煳的满是精液和白浆,今天白浆特别多,阴道周围、阴唇和两边阴阜内则到处都是,比多年来每一次看到的都多,以前最多的一次就是那晚她跟岳龙在家偷欢时看到的,今天可能是沉江那根特别粗壮的大拍ゲ恋锰厉害,老婆太兴奋产生了超量白浆。

我自言自语地说:“小婊子今天骚处是有点不同寻常哦!淫水白浆搞得到处都是呢!”

老婆伸手打了我一下娇柔地说:“都怪你!刚才搞得那么勐!”随后又说:“老公……今天我感觉你的盘乇鸫螅√乇鹩辛Γ≌媸前艏了!”

我笑笑说:“小骚货,今天搞舒服了吧!”

我心e想:你是在暗示我沉江的盘乇鸫螅特有力量特别棒吧!

随着文文的两腿张开,e面的淫水就开始往外流,这时她做出一个非常的举动,将手中的酒杯伸到阴道下边接住流下来的淫液,同时更大地张开阴部用力一张一弛收缩着阴道。

从阴道e大量流出沉江那白花花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精液还没融化,一串串疙疙瘩瘩地流进杯子e,眼看高脚杯中的淫液越来越多,最后竟然积了大约二三厘米深,我看着看着都晕乎了,沉江的精液怎么如此之多啊!

刚才看他最后还射了一部份在文文嘴e,如果全部装在杯中那将更多!平时我觉得自己的精液充沛,可看到沉江的精液简直是我的三倍,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文文将阴道e的淫液挤出以后,举起杯子看着我说:“老公,你看你的精液和我的蜜汁真的好多哦!”

她把杯子送到我的鼻子底下说:“你闻闻!好香呢!”

我闻了闻散发着一股浓精味,还有文文的律味,这些我一点都不陌生。我赞叹道:“嗯,真多!是种好味道!”

文文一手举着杯子一手搂着我说:“老公……记得你跟我说过,男人的精液是身体e的精华,是最好的东西,很乾净!就像玉液琼浆一样对吧!”

我点点头,她又举杯在我眼前晃荡,我猜测这个小娇精是不是想让我把沉江的精液喝下去啊?那可就惨了!

平时舔她卤鸬哪腥司液是在激情驱使下并没觉得什么,可现在冷静的时候,让我喝她跟别人操弄的淫液不知是否受得了!

这时文文又说:“老公,这可是你的宝贝精华哦,倒了它太可惜了,我不想倒掉怎么办呀?”

我在文文淫荡的举动中欲望被剌激得蠢蠢欲动,想着刚才沉江的大粗磐痹诶掀卵e勇勐射精的情景,面对杯中晶莹的淫液心情无比激动!哎呀,反正今天是逃不掉了就横下心来说:“宝贝,那就喝了这杯玉液琼浆吧!”

文文高兴地说:“嗯,这样好!”

然后她举杯递到我嘴边,当杯子倾斜着让我嘴唇刚刚碰到一点点,转瞬间她却举起杯子送到自己面前,挺起两只丰满乳房,慢慢将杯中所有精液倒在自己的双乳上!哈哈,老婆终究没蔚媒那“玉液琼浆”给我享用呢!

我看着文文在老公面前难蔚匕驯鸬哪腥司液洒在自己胸部,然后用手煳满整个乳房,滋润着大奶和两颗挺立的奶头。可见她对沉江的大粗攀欠峭寻常地喜爱,真是爱屋及乌连他的精液都滴滴难伟。今天她淫荡的举动让我头晕目眩!

简直是淫疯了!

老婆让我拿走酒杯,就开始解开我的裤带,把我那已经硬起来的大藕进润滑的嘴e吸吮,吸了了好一会,然后娇柔地对我说:“老公,我想要了!”说着便躺下身体,主动张开两腿挺动着阴部让我帮她再看看下面。

我知道她的欲望又上来了,想我舔她的拢我被她撩起了满身欲火也正有此意,俯身就舔起来,先是舔着阴道周围的白浆,味道怪怪的,似香非香似骚非骚的味儿,那可全是男人射精前女人阴道被大拍ゲ练置诔隼吹木华。

文文刚才尽力排出阴道e的精液仍然没排尽,随着她挺动下体收缩阴道,又有一些淫液从阴道深处流出,我一一舔尽,然后用舌头挑逗阴蒂、抽插阴道,搞了几分钟文文就急着拉我上去,亲吻时感觉她舌头滑滑的满嘴精味,她伸手扶着阴茎插入浸润着沉江精液的淫洞。

我兴奋异常,又一次享受着老婆新男人带来的滋润和温馨,整个身心大感剌激。文文也激动得连连呻吟,快速抽插了十分钟我让她换成后位式,在沉江勇勐操插她的感召下,我也异常凶勐连续捅插自己老婆,把这刚被别的男人搞过的小婊子捅得敖敖大叫!

文文大声呻吟:“哦……老公……今天真好……哦……真舒服……从来都没……这样舒服……哦……你们的……大盘厉害了……哦……胀胀的……好爽……哦……老公……你真好……哦……小骚货……爱死你了……哦……”

我挑逗她:“小婊子今天过瘾吧!”

老婆闭着眼继续呻吟着说:“嗯……过瘾……哦……我还要……大拧…小骚隆…哦……天天都要……哦……大宝贝……捅得好胀……好舒服……哦……老公……快用力……哦……今天你的……小婊子……律透了……哦……大力捅……捅烂了……哦……更舒服……更过瘾……哦……哦……”

幸好这时听到沉江在唱歌,不然的话他一定能听到文文的呻吟,又搞了十来分钟,我激动得再次在老婆的淫洞e射了精,和沉江的精液混合在一起。

文文将上身伏在沙发上,阴道紧缩着裹紧我的大牛顿时淫洞e热流涌泄她也再一次达到高潮!

我们出来时沉江站在那儿唱歌,似乎没在意我们在e面干什么,他看着我们会心地笑了笑,唱完歌也坐下来陪着说话。然后又倒上两杯酒要与我们同饮,还失态地搂着文文的腰肢,就像对待三陪小姐一样,坚持让她也喝下去。

文文含情脉脉地看着沉江,见此情景我也在一旁鼓劲叫她喝下去,今天老婆意外地小鸟依人,任凭沉江搂着慢慢喝光了杯中酒,幸好沉江没有做出更加失态的举动,如果他趁着酒兴抱住老婆亲上一口,估计我也只能装着没看见了,看来三人都进入了浑沌状态。

我跟沉江又喝了两杯酒以后,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就说我们回去吧,可沉江意犹未尽地说:“还早呢,难得一聚,再唱几首歌跳几支舞吧!”

我看了看文文,她也没有急着要走的样子,她对着沉江说:“那就再玩一会,十二点回去好吧。”

沉江急着给我点歌,我知道他的用意,刚才文文跟他第一次性交结束时说过等会儿看机会,他是要让我唱歌自己带文文进去快活。既然她们二人都有心再干一次,我就斜靠在沙发上说酒喝多了先躺一会,索性让沉江为我一连点了五首歌曲,让他先放几首音乐再唱。

当舞曲升起的时候,我对沉江说:“江子,你带文文进去玩吧,我睡一会!”

沉江就拉起文文对我说:“哥,那你在这等着唱歌哦,我带文文去跳舞了!”

沉江这时已经被酒精冲昏了头脑,胆子也大了,又搂着文文的腰肢,进门时还微笑着看看我关上了e间的门。

他可能以为我真的喝多了迷迷煳煳要睡觉,已经不再顾忌我在外间包厢,也知道我懂舞厅的规矩不会去打扰,急不可待地要操我老婆了。

我再次来到音响柜边推开观看,沉江正从后面紧紧抱着文文,一只手摸她乳房,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内裤摸她滋润的骚隆

只见沉江在文文耳边说:“小仙女,你刚才又跟李哥搞了吧,这么多水!”

文文说:“哪e呀,都是你弄的!你的宝贝真大!精液又多!……”

文文转过身来帮他解开裤子拉到大腿之下,十分兴奋地握着沉江的大粗庞炙担骸敖子,你的宝贝真好!我好喜欢!”

不知怎么搞的,这时声响中就开始播放一首点播歌曲,音乐刚起我即时将歌曲跳了过去播放着普通音乐,我知道她们这时也不会注意这些,更不会担心我会撞进去。

这时我看到沉江搂着文文去了对面,自己坐在沙发边上斜靠后背两腿向前伸出,大磐α⒃谀茄e摇晃。

文文激动地亲吻着沉江的大粗牛然后沉江叫她跨到自己腿上,文文脱掉裹在身上的裙子两腿张开站在沉江面前让他舔拢只见沉江激动得埋头舔吸,舔得津津有味,老婆抱着他的头舒服得直扭屁股。

几分钟后,文文将两腿放下来跨在沉江的下身,伸手扶住那支又粗又长的阴茎慢慢插入自己阴道,她昂首挺胸,微张着小嘴在体会着沉江那条粗壮阴茎一点一点将阴道胀开,那种胀满感和慢慢地钻进阴道深处的充实感。

老婆两脚掂地跨坐在沉江阴部,阴道套在大派厦媲昂笈捕了一会,才开始奋力上下抽插套弄,我从这边正好看到老婆屁股下面大肉棒不停地进进出出,不一会儿就看到她被那支粗大的阴茎插出水来,顺着阴茎往下流。看来粗大的阴茎对女人的威力真的很大啊!

文文两只手搭在沉江肩上,坐在他的阴茎上卖力套弄,时而跟沉江接吻时儿低吟。沉江抱着她的腰肢一边给她助力一边吸吮她的奶头,搞得老婆欲望高涨,顺势爬上沙发像个大青蛙跪坐着快速套弄,搞得自己高昂着头伸长脖子快活呻吟不断!

当第二首点唱曲目响起我又直接将它跳过,继续看着两人激情性交表演。

就这样搞了十多分钟,沉江叫文文转过身,面向前方站在他大腿之间继续用坐姿交合,只见老婆两手扶着他的大腿阴部对准大庞昧σ谎梗胸部向前一挺“哦”了一声便深深插入,接着又躬着身子身开始一上一下地套弄。

文文正面对着这边洞口,随着卖力套弄身体起伏,两只乳房像一对小兔子在胸前不停地跳动,她不时抽回手摸捏着自己的大奶,仰头眯着眼睛嘴e发出“哦……哦……哦……”的呻吟,脸上流露出看似被欲火折磨的痛楚,又似非常享受快活的表情。今天他俩的操伦耸剖俏颐且郧懊挥霉觉得很新鲜,又让我学到了一种操路椒ā

突然,我发现文文似乎发现什么,睁开两眼紧盯着这边洞口!我赶紧往后退了一点以免被她看到,但不确定那一瞬间是否已经被她看见,文文盯着洞口看了好一会,就见她加快了套弄速度,伸长脖子大声呻吟:“哦……好胀……好舒服喔……江哥的……鸡巴真棒……哦……捅死我了……哦……”沉江赶紧凑在她耳边说:“宝贝,快小声点!……”

文文没有理会沉江,又看着这边的洞口,挺起两只圆鼓鼓的乳房,两手握住自己的大奶摸揉,身体一起一伏,眯着眼表现十分淫荡的样子,更大声地呻吟着“哦……江子……你的大鸡巴真好……哦……好胀……哦……搞得真爽……真快活……!哦……江子……我要你……天天操我……哦……”

沉江喜形于色地说:“好啊!我巴不得天天操你!大鸡巴可以随时侍候,包你快活!”

文文还在大声说:“哦……小隆…太骚了……就要大鸡巴……哦……好粗……胀胀的……捅得真快活……我好喜欢……哦……操烂我的……小骚掳伞…哦……江子……你操得……太舒服了!……哦……”

文文好像是故意发骚给我看,难道是刚才从洞中看到我在偷窥?所以有意把别人操她时快活享受的淫荡模样表现给我看?虽然不能确定,但我估计也有这种可能,如果她真的发现我在偷窥,她心e会更踏实,证明我多次纵容她去偷男人是真心的,喜欢她被别人玩弄。否则看到自己老婆正在被别人奸淫就不是偷窥那么简单了,还不冲进去拚命!

她心e应该早就知道我不反对其他大拍腥瞬偎,何医生和岳龙就是例子,所以故意发骚来剌激我,让我看着她被别的大拍腥瞬倥时,又快活又享受的淫荡模样,同时考验我对沉江的容忍度,如果我在偷窥,恰恰说明乐意让老婆被沉江奸淫!

哎,至于老婆看没看到我已经顾不上多想了,我兴奋地看着她一边摸捏自己的乳房,一边尽情地起伏身体让沉江的大磐辈遄约海极其骚动的样子真是风骚至极淫荡至极!看着老婆跟沉江淫荡表演,我的大乓苍诜⑼,但只能用手来自慰。

音响中开始播放第三首点歌,音乐节奏很强,只见文文又换了姿势,让沉江躺在沙发上自己跪跨在他身上,让大胖绷⒆派钌畈迦胍醯狼昂笈捕屁股研磨,然后又大幅度地套弄!这回沉江可真是舒服,从进去一直是老婆在拚命地搞,脸上身上都沁出了汗珠。

淫液白浆不停地顺着沉江的阴茎流下,几分钟后,沉江开始粗重地呻吟:“喔……喔……小仙女太厉害了!我坚持不住了!哦!……”

接着就挺着下身向文文卵e射精,文文奋力套弄几下也长“哦”一声趴倒在沉江身上两臂紧抱着他高潮!

我回到沙发上继续佯装睡觉,等着文文和沉江出来,可是等了一首曲子都没见她俩动静,看来这对男女是快活得忘乎所以了!我很好奇又悄悄来到洞口观看,看到沉江仍然半躺半靠在那e,文文正含着他软下来的阴茎吸吮给他口交。

这时听沉江说:“小仙女,你真会弄,把我的大鸡巴整得服服帖帖,太舒服了!你自己舒服了吗?”

文文抬起头看着他说:“嗯,你的宝贝是最粗的了!真好!真舒服!……”

沉江伸手摸了摸老婆头发又说:“宝贝,我们在e面时间是不是太长了,李哥会不会过来啊?”

文文很肯定地说:“没关系,他一直没唱歌呢,一定是睡着了!我还想要你的大宝贝!”

沉江听见文文说还想要,眼e淫光闪烁,伸手捏着她的乳房,把奶子捏得稀里哗啦,另一只手扶摸着她红朴朴的脸蛋,享受着她那温润的小嘴套弄阴茎。

我看着自己老婆在沉江的阴茎上又舔又吸,还含住他的睾丸拉拉扯扯,用舌头爱扶着宽大的龟头,真是好生羡慕,心想沉江真有艳福,得到我老婆的全方位服务!眼看沉江的大庞忠坏愕愦肿称鹄矗最后坚硬地挺在老婆嘴e。

因为沉江的龟头冠特别宽大张扬,整条阴茎是文文现在几个男人中最粗的一个,把她的嘴撑开得很大,但她还是坚持着一次次插入深喉,甚至弄得直翻白眼连连作呕,不过最终没用她的绝活搞到沉江射精,只套弄了七八分钟,然后起身跨坐在沉江的胸脯上让他舔隆

沉江这时也是激情高涨,勾着头尽情地舔吸着文文的阴户,吸吮着自己和她的淫液,舔得“滋滋”作响!文文快活得昂头呻吟:“嗯……江哥……你真好……嗯……好快活……嗯……舔得好舒服……嗯……”

沉江停了一下说:“小仙女舒服吧!真没想到你这么骚!李哥真有艳福!”

文文用双手拧着沉江的耳朵说:“哦……你还不是一样……搞别人老婆……更有艳福!……”

老婆又小声说:“好哥哥,下次我直接把你精液吸出来!……”

沉江连连说:“是是是,我也有艳福!……”舔尽淫液之后,接着又用宽大的舌头在文文阴道e抽插,搞得她浪声叫唤!

过了一会,看见文文起身下了沙发,拉过一个圆俯下身去抱着,头冲这边洞口,蹶起屁股朝着沉江,沉江跟着下来,端起大阴棒就直接捅进文文的阴道,“哦”每当沉江的大粗挪褰老婆阴道那一刻,她都全身一紧挺胸引颈高吭,随后沉江就一刻不停地勐烈抽插!

文文被大粗挪宓玫纱笱劬看着我这边大叫:“啊……老公……啊……江子……鸡巴太粗……啊……太厉害了……啊……好胀喔……啊……把我的……隆…胀开花了……啊……再长点……更好……啊……搞子宫e……小骚货……真舒服……啊……真爽……啊……”

沉江这时也傻傻地问:“小仙女,我比你老公搞得更爽吧,以后让你老公跟我一起搞你好不好?”

文文直点头看着我这边说:“好啊……好啊!……啊……只要老公愿意……喜欢……啊……两个大拧…一起搞……更舒服……啊……更快活……啊……我不行了……啊……啊……”

文文已经被沉江搞迷煳了,她的话说明在她的潜意识e也想两个男人一起操她,渴望同时享受两支大诺目旄校但我知道等她清醒过来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几年来她在我当面绝对不会跟别的男人有过分亲昵举动,更绝对不会让我跟别的男人当面一起搞她!

刚才沉江在我面前搂着她的腰肢劝她喝酒真是一个意外,说明她已经不太清醒又特别喜欢他,当时我就担心如果沉江继续失态抱她亲一口的话,说不定当场就要吃她耳光!这一点老婆把握得可是够严。我一边想一边看着e面两人的行动。

她们足足又搞了二十多分钟,沉江终于趴在文文身上不动了,只有屁股就像钉钉子一样,一下一下地冲击文文阴部,大粗诺衷谖奈牡淖庸口射精,文文耸动着屁股,紧紧抓住橙子不放,手指掐进了绿色的皮子e来了高潮!

与此同时,我被文文与沉江那激动人心的场面所感染,自己那根激情燃烧的大趴醋疟鹑说拇笕獍敉媾它的咪咪,再也控制不住兴奋也激烈地勃动起来,也尽情地发泄着快感,在音响柜后面缝隙e射了精!……这一次也不知道音响e播了多少首曲子,在三人都高潮之后开始播放一首我喜欢唱的歌曲,我按了重播键回到沙发上斜靠着,好似刚刚醒来还没起身的样子,等着老婆跟沉江快活归来,开始轻声唱着这最后一首歌曲。

这首歌名是《天意》,当我唱到“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终究已注定,是否能再多爱一天,能再多看一眼……伤会少一点……”

文文和沉江前后脚出来了,文文直接来到我身旁偎依在我怀e柔情万种地看着我。

我接着唱了第二段,唱到“这条路究竟多少崎岖多少坎途,我和你早已没有回头路……”我发现文文仰望着我在流泪,我急忙放下话筒为她擦去泪水,笑着哄她:“宝贝你怎么啦?我唱首歌还引起你伤感了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好了好了!”

我看到文文流泪,其实自己的心e也很伤悲,但沉江在此必须忍住。近年来不知道为什么,在特定场合特定的氛围e很能让人触景生情,我们经常会产生一种非常}杂的心情,心e时常涌来一些愧疚一些莫名的伤感,两人会抱在一起淆然泪下。

我和文文从恋爱到现在已经十来年了,从一对纯真的少男少女,如何走到了今天如此淫贱地步真是让人难以想像,而且是两个人一起淫贱,毫无保留地践踏着自己曾经拥有的美好愿望和纯真爱情!我们的确是越陷越深真是回不了头了!

今天晚上沉江心满意足,尽情享受了我漂亮又性感风骚的妻子,文文也充分地感受到新男人更加威勐粗壮的阴茎抽插时的快感,应该也很满足!而我刚才唱歌时的伤感也很快烟消云散,同样感受着今晚让沉江操自己老婆的快乐和剌激,心情一直很兴奋。

特别是回想着沉江的大粗挪俚梦奈拇笊呻吟,禁不住用双手摸捏自己乳房的情景,还有大肉棒插入瞬间被剌激得胸部突然高高挺起,昂着头咪着眼伸长脖子非常享受的模样让我很满意!总之沉江把我老婆操快活了我也快乐!

十二点多三个人都心满意足出了歌舞厅,分别时沉江仍然依依不危

我和文文回到家e,她的精神状态仍然很十分亢奋,刚才在舞厅瞬间的伤感已经荡然无存,回归正常淫荡心态,她又抱着我说:“老公,我们上床再玩一会好吗?”

真是无语……她今天晚上已经高潮五次了,还要……我知道她还沉浸在沉江大粗挪倥的快乐之中,她的性欲现在旺盛致极,上次何医生和我一夜连续操了她十几次已经领教了,今天晚上她如此激动,不再给她几次看来是不行的。我答应了她的要求,想着沉江大粗挪逶诶掀派碌那榫熬屠葱巳ぃ欲望也异常地高胀!

老婆欢快地脱光衣服赤裸裸躺在床上,并叉开双腿等着我去舔她的拢∥腋┰谒的下身,发现老婆今晚实在被沉江的大粗挪俚锰兴奋,阴部发红小阴唇还高兴地张开着,阴道口也裂着铅笔那么粗的洞口,就像小女孩正咧着嘴微笑!

这种情况以前很少见,只有何医生连操老婆两三次以上回来,我接着操她时发现过这种情况,但没今天这样明显,可见沉江的大粗抛攀道骱Γ何况今晚被他连操了三次,我搞她两次时也出奇的生勐,老婆一定很舒服很过瘾!

那一夜我和文文又69式做了一次,两人都到了高潮,还用手指把她捅插扣挖达到一次高潮,之后以男上女下女上男下混合姿势搞了一次,最后躺在她身后用侧后位式搞了一次,这一夜两个男人在文文的骚卵e射满了精液,每一次她都能达到高潮!

第二天中午午睡时,文文悄悄跟我说她下身很疼,而且e面也疼,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因为沉江的阴茎和龟头实在太粗,虽然不比岳龙的长但比他要粗一些,比我的粗更多了,老婆的骚碌谝淮伪凰疯狂抽插捣弄,加上我也多次异常勇勐捅插,事后肯定是有反应。

当时文文在欲火之中只感觉到快活,哪会想到事后疼痛来了,不过我知道这是暂时的,老婆每次经历一个大疟任掖值哪腥僳虏伲都会有几次这样的痛楚过程,她总是痛并快乐着!相信她很快会适应,两人多磨合几次就好了。

我看了看文文的阴部,那e毫无例外地发红,甚至有点红肿的样子,沉江大粗耪媸翘厉害了!我很心疼地看着文文说:“宝贝,怎么搞的嘛,你下边都红肿了哦!爽吧……”

老婆嗔怪地说:“哼!还不都是你呀!昨天搞得太勐了!”

我笑着挑逗号她说:“小骚货,应该是你自己太骚了!……大粗鸥愕檬娣吧!现在别喊疼啊!哈哈……”

老婆听我调戏她急了,两手打着我说:“去你的!都怪你!都怪你!”

老婆一直到下午下班后还说那里疼,我看那e还没完全}原,晚上就带她去找了何医生。

他们进手术室以后,我就熘去后窗观察,想看看何医生今晚怎么搞她。薄薄的窗帘掩不住何医生面色惊讶,检查后对文文说:“你这骚女人怎么搞的,e面子宫颈都红肿了!这明显是人为弄伤的嘛,是你自己用什么东西弄的还是哪个男人大家伙弄的?”

因为她们早就是情人关系,何医生说话很直接,话语中不无带着一些醋意,说得文文羞得满脸通红,她强装镇静地撒娇说:“你瞎说!没有……谁的家伙有你的大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嘛!”嘟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样子。

何医生摇摇头对她无可奈何,本以为文文是像往常一样送上门来让他快活,看这情景是不能在她身上取乐雪上加霜了。正当何医生起身让文文穿衣的时候,她却拉住了白大O,伸手解开他的裤带,拉出了大阴茎。老婆无声行动似乎在说:人家下面疼其他地方还行嘛!

何医生马上心领神会靠近手术床让文文给他口交,伸手一边摸捏着她的乳房,就这样老婆拿出娴熟的口交技艺,很快把何医生的大排得硬挺起来,舔吸、舌磨、淄隆⒍ヂ硌郏把何医生舒服得轻声哼哼,十几分钟就在她上面淫洞e射了精!……那次以后,沉江每隔三五天就请我和文文去跳舞,他在我老婆身上找到了莫大的享受和快感!欲火在两个男女体内熊熊燃烧,只要聚到一起欲火就越烧越旺。

一天晚上回来刚刚上床,我摸着文文的大奶问她:“宝贝,你最近好像对沉江特别热情,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老婆已经没有开始时被沉江大粗挪倥后的极度兴奋,回来后又洗过澡现在很清醒,便随意地说:“老公你瞎说什么呢!”

我又逗乐说:“沉江看上去又英俊又潇洒派头又大,那东西肯定很大!很多女人都喜欢他,那个时候一定快活得要死哦!”

老婆听出我在影射她,立即一把拉开我摸她大奶的手,没好气地说:“别瞎说!我们不就跳个舞吗,大惊小怪干嘛!”然后又伸手拧着我的胳膊,似嗔似羞地说:“你真怀!是不是想他搞我呀?真想的话我就让他搞了!你同意吗?”

我嘻皮笑脸地说:“我好想哦,快让他的大爬锤隳惆桑 

老婆一掌把我推下床说:“滚一边去,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想别的男人搞自己老婆,再乱说我就不理你了!”

真拿她没办法,上次沉江把她操迷煳了还说要老公跟他一起操呢,现在清醒的时候却是油盐不进。

不知是不是那次文文在小洞口发现了异常,我又说了那些乱情的话,她心e虽然清楚我知道沉江操了她,但表面上她必须坚决否认。最近两次跳舞下半场当我在包厢时再没让沉江操她第二次了,但两个人都显得没尽兴,没几天在强烈欲望的驱使下防线很快土崩瓦解。

为了满足她们的欲望,又不让沉江察觉我是自愿让他操我老婆,其实每一次我都以找朋友说事、买香烟、上洗手间或其它什么理由离开半小时左右,让她俩欢愉一次来满足身体的欲望,或者乾脆借故给他们一个小时,让他们连续搞两次过瘾了事!

但欲壑难填,沉江总是不满足,经常在舞厅赖着不走,寻求第二次第三次机会,文文也是欲拒还迎的姿态,贪恋沉江大粗糯来的快感!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多喝几杯酒踏踏实实地“睡觉”!任她们尽情的玩!

老婆也经不住沉江的纠缠诱惑,只好当作我睡着了继续在e间放纵交欢!

文文跟沉江在舞厅的风流韵事一次又一次上演,而我却没有保持住高涨的热情,欣赏几次之后也无所谓了,只是偶尔悄悄看看饱饱眼福。

有几次沉江来邀请我乾脆说有事让她们先去舞厅玩两小时,或者中途说去办事先离开舞厅让她们放着胆子尽情交欢快乐!

有一次她俩竟玩到凌晨两点才回家,估计最少搞了五六次以上,第二天老婆掠趾炝耍但比第一次已经轻微很多。

后来有一天我把老婆操迷煳后问她,那天晚上是不是被沉江的大挪俚锰毓瘾,她在兴奋之中迷乱地说:“哦……是……是啊……沉江的鸡巴……又粗又大……操得好快活哦……”

因为沉江说阴茎是鸡巴,所以老婆也偶尔称大攀羌Π停我问她沉江怎么搞她,她竟然忘情地说:“哦……江子……太厉害了……哦……还乱舔……麻丝丝的……哦……好会玩……花样……哦……大鸡巴……一晚要搞……五六次呢……哦……跟老公搞……一样舒服!……哦……”

我问她沉江大挪褰卵e有什么感觉,她说:“哦……江子的……鸡巴……又粗又大……进去好胀……好胀哦……真舒服……哦……就像电划过……哦……还滚烫……哦……一进去……骚隆…水就特多……哦……”

她还用手比划着沉江的阳具,傻傻的几乎把沉江搞她的姿势都说出来了。

文文轮回享受着几条粗大阴茎和王兴小钢炮带来的快乐,每次只要把她搞得兴奋迷煳了,感觉她比以前更放荡,问她别人搞她的事都会乱说,说沉的疟任业拇螅如何粗壮如何硬,龟头像个大蘑菰,整个啪拖窀粗黄瓜,还说龟头可以挤进子宫口一点点,搞得特别舒服!

这段时间老婆在舞厅跟沉江搞过之后总是求着要我接着上她,沉江的精液实在太多,每次舔吻她的率倍既梦页愿龉唬∪绻我故意提前走了,她会含住沉江的精液回家让我舔吻之后再搞她一二次,说实话在她滋润的阴道e畅游真是令人销魂!

我经常一边操着文文一边逗她说些淫荡的话,她被操迷煳时甚是可爱,说到兴起时,会把王兴岳龙何医生一起带出来说,有一次她甚至说出沉江如果像岳龙的大拍敲闯ぞ透好了,可以进入子宫颈多一些就更爽了!真是淫荡之极!……文文自从跟沉江搞上以后,因为他那特别粗壮阴茎的诱惑,给文文带来很大变化,使她更加淫荡几分。最明显的是淫欲大大增强,特别是她越来越喜欢别人给她舔阴,而且开始主动让我和她的情人舔吸那含有别人精液的拢还有就是迷煳时更加乱说骚话!

老婆的身体上也有一些变化,主要是阴道被沉江的大粗啪常捅插明显宽了一些,特别是被他刚刚操过之后,洞口从过去黄豆粒大小变成铅笔直径那么大了,看来长期过多地让沉江搞她对我很不利,幸好老婆阴道收缩功能好,目前性交时尚没有明显不良感觉。

两个月之后,因为沉江的要求过于频繁,文文对他也是过于倾心,我担心这样下去沉江会一个人琢宋奈模会让文文对他的大粗挪生依赖。我就婉转地对老婆提出建议,以歌厅包厢每次都要花费很多钱为借口,对沉江的邀请要节制,不能逢请必去。

文文听我这样说想了想也是实情,如果不是沉江这个高干子弟一般人真的担负不起,从八月份起我们每周最多接受他的一次邀请,每次我都会一如既往地让她们纵情欢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