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45)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2: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四十五章小枝执意要回宾馆抓岳龙跟文文偷情现行,我心想让她亲眼看到自己老公正在搞别人老婆,更能剌激她的情感崩溃,加快投入我怀抱的进程。 [ . 在我一再劝说和警告下小枝承诺只看看不闹事,我答应她的要求,并估计好岳龙跟我老婆寻欢的时间再回宾馆。

晚七点三十分,我和小枝从海滩准时来到剧场,e面的观众席是随便坐的,我们就在后排落坐以便随后的行动,我估计七点半宾馆e的游客该出门的应该都出去了,再过十分钟该在房e做事的也该做了,我计划看十来分钟表演开始行动。

表演开始了,首先两个打盼妖艳的人妖一同出场,那长相风姿真是惊艳全场,观众一片嘘声,但我心e总觉得扭,想着那脸那胸是个多么性感的女人样子,但下面又长了个男人的东西,总是接受不了。

小枝也瞪大着惊奇的眼睛,不住地说那人妖长得真漂亮!一连上演了三个节目,有走秀,有舞蹈的味道但没有对话,不知是不是人妖讲话会带有男人的声音所以不便发声。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轻声对小枝说:“人妖就那么回事,我们该走了,去抓家e的人妖!”我们出剧场后一路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只六七分钟七点五十就进了宾馆大门。

我设想着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然后对小枝说:“我们一定要悄悄地进行,如果她们两个不在房间就是逛街去了,我们就回剧场看人妖;如果她们在房间没做丑事,我们被她们撞见就说看了几个节目不想看回来了;如果她们正在做爱快活一定要听我的安排不能被她们发现。”

赶到宾馆三楼时间正好七点五十五分,我们回来的正是时候,宾馆e静悄悄的,住在这e绝大部份都是旅游的人,出去逛街的逛街,看人妖的看人妖,宾馆e几乎没人,我们从一楼到三楼都没有碰到同行的人,悄悄地来到了我们房间门口。

今天出来我和小枝都带上了钥匙,我知道文文这骚货了解我的容忍度,知道我暗中放任别的男人搞她,就算我发现她在跟岳龙快活也会自动避开。所以她要跟岳龙性交肯定是在我们房间进行。

我让小枝轻轻打开她们的房门,我说如果岳龙在e面就大大方方进去,不在e面就关上门出来。小枝按我吩咐轻轻打开了房间,果然岳龙不在e面,她又把门轻轻关上。

我贴耳在我的房门上细听,发现e面有说话声,好像在卫生间e,还听到一点水声,好砘铮≌饬礁Ψ蛞妇正淫荡着呢!我向小枝招招手示意她也过来听听,小枝将耳朵贴在门上一听朝我点点头表示听到了e面的动静。

我附着小枝的耳朵说:“我把门打开一点点,听听她们在干什么!”

我想他们两个不管是在床上淫乐还是在卫生间快活,一定不会想到这个时间有人开门。

我轻轻将钥匙塞进锁孔,门竟然没有反锁,这也是老婆的聪明和大胆之处,就是防止我突然回来,门没反锁与被反锁意义是不一样的,不反锁即使屋e有男人,只要她们还没开始或者已经完事,都是正常的;而e面有男人却反锁着门被老公撞到就百口难辨了。

我轻轻地推着门,当开到大约三公分的缝隙时发现e面有一条细铁把门框与门链在一起不能再打开,不过已经足够了,岳龙跟文文的说话声很清晰地传了过来,我和小枝都凑在门缝边偷听。

文文跟岳龙果然在卫生间,首先听到了喷淋水的声音,只听文文说:“这水怎么不太热呀?”

岳龙接口说:“先放一会水就热了。”

看来她们刚刚来卫生间不久,这时又听文文娇气地说:“哎呀!你别在后面捣乱了,刚刚搞了一次还不够啊!……”

他妈的!我差点算错了时间,两人刚刚竟然搞过一次了,真是迫不及待呀,可能七点半准时开乾了!爽了一次现在正光着身子去浴室洗澡,老婆正在调试热水,岳龙就在后面摸她的奶子或略懒说:“你太美了,我还想要……来来来,你对着镜子我们在这再来一次……”

说心e话,真的很羡慕岳龙这狗日的砘铮正要欢快地跟我老婆洗鸳鸯浴呢,边洗边调情边日抡嫠啊!

正想着,就听到喷淋头扔在浴缸e的声音,又听到“啪”的一声打着肉体的声音,岳龙“哎哟”了一声!

只听文文说:“你真坏!带着老婆出来还要骚扰人家!你说你从去年春节天天都想搞,在办公室最多只隔一天就搞,我都服了你了!你这大庞忻挥新足的时候啊!是不是每天回去还接着操小枝呀?一定把她的小骚虏倮昧税眩〕ふ饷创蟾牛√焯於疾焕鲜担 …”

这时我瞟了一眼小枝,她的眼睛瞪得老大,灯光下脸色都变青了,岳龙说:“亲爱的别说她了,求求你了,快来吗!”

文文又娇滴滴地说:“不要嘛!小老公,她们回来了怎么办呀?”

岳龙安慰她说:“还早呢,她们九点多才会回来。”

这时听到有拉拉扯扯走动的声音,又听岳龙说:“对对,你就扶着台子对着镜子,我从后面抱着你干,让我们自己边做爱边欣赏!”

你还别说,这个岳龙还真会哄女人,正好文文喜欢大拍腥耍看来对他是言听计从,现在竟然喊他小老公了。

一会功夫就听到文文“哦”地一声,想必岳龙的大乓丫进入我老婆的身体随后就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只听岳龙开始说着骚话:“小骚妹,你真是骚啊,我没有一天不想搞你!我发现你的骚卵e面水特多,比小枝的水多多了,什么时候操都让人舒服!”

文文开始呻吟着说:“哦……你老婆不是一样骚啊……哦……你们男人……哦……没一个好东西……哦……老婆都是别人的好……哦……放着自己老婆不搞……哦……哦……整天想操别人老婆!……哦……”

岳龙加快了操弄速度,“啪啪啪”的声音连续不断,他说:“李哥找了你这样既漂亮又风骚的老婆真有艳福,也谢谢他送给我的艳福,让我搞得越来越想……”

文文说:“你跟小枝搞不是一样快活吗?只要你真心对她,相信她的骚水比我还要多,让你更快乐!”

岳龙说:“我跟小枝一个星期大概只有一次,搞自己老婆总是没有激情,好像吃东西吃腻味了一样。特别是每次跟她搞时总会想到她被以前的男友干过,心e就不是滋味!……”岳龙的心眼真小,小枝结婚前的事情他至今还在纠结不能释怀。

文文劝他说:“你别老提过去的事了,我看小枝人也不错,长得又漂亮,你怪她以前跟别人发生过性关S,其实有什么要紧的呢?你身上掉了块肉啊!再说了,你自己还不一样在外面乱搞别的女人!她为什么就不能跟别的男人快活一下!”

岳龙又说:“关键是她跟我结婚前就不是处女了,如果是结婚后被别的男人搞了还好说一点!”

老婆不再劝慰岳龙,而是生气地对他说:“哎呀!最讨厌你这种伪君子!其实处女不处女就那么一点点区别,你不要老是纠缠着不放好不好!”

小枝听到这e流出了眼泪,幸好文文说话的意思一直向着小枝,不然的话听岳龙那样说她,保不准她会怎样呢!岳龙开始转移话题并加大了操插文文的力度,说道:“亲爱的,跟你在一起就不一样了,心情好天天搞都行!”

文文的呻吟声也加大了,“哦……你好意思说……哦……你是遇到……我好说话……哦……有时天天……都要搞人家……哦……你自己想想……这一年多……哦……是不是……比我老公……搞的……哦……次数都多……哦……哦……”

接着又呻吟着说,“哦……小枝的隆…没被你搞烂……哦……我的……哦……被你搞烂了……哦……按你想法……我老公……太亏了……哦……我简直成了……你的女人……哦……真舒服……哦……你的大拧…真好!……哦……搞得……真舒服……哦……哦……”

看来老婆渐渐地被岳龙搞迷煳了,骚劲开始涌上全身。

岳龙激动地说:“你这骚婊子欠操嘛,怎么搞都不过瘾!我知道你就喜欢大磐蹦悖⊥钡迷嚼骱δ阍娇旎睿∧憷瞎的砘锟隙没我的厉害吧,他不能满足你就让我捅你呗!”

说话间听到e面搞得越来越激烈,文文大声呻吟说着淫荡的话:“哦……是……是……哦……是我喜欢……大拍腥瞬佟…哦……我的……绿骚……欠操嘛……哦……我是个……婊子……哦……几个男人操……都不过瘾……哦……我骚……喜欢你……大磐薄…哦……舒服……哦…””e面“啪啪啪”的声音更快更响,岳龙更加卖力地操插,文文大声叫着:“哦……小老公真棒……快快捅我……哦……我是婊子……大力捅……哦……把骚峦崩谩…就舒服了……哦……我是最骚的……骚妹子……骚婊子……哦……喜欢大拧…捅我……哦……真舒服……哦……”

岳龙边插边喘着粗气说:“看看……你的淫水……流得满腿都是了,真是个……淫荡的骚货啊!是不是有……很多男人都操过你呀?……嗯……看看……味道还不错呢!……”

可能岳龙在她大腿上捞了一把淫水给文文看,又放进嘴e舔。

文文呻吟着说:“哦……有……哦……我要更多……大拍腥恕…操我……哦……把精液……直接射子宫e……哦……”

岳龙也在喘气,他真能干,连续操插一刻都没有停,就这样大约操了二十分钟。

老婆呻吟的声音变成了“啊……啊……操死小骚妹了……啊……啊……小婊子……吕昧恕…啊……舒服……啊……快不行了……啊……烂了……了……啊……真舒服……啊……啊……啊……”

最后在文文几声大的“啊啊”声中听到岳龙也大声“啊哦”起来,看来他们一起达到了高潮,一起快活地去了云端!随着几声重重的啪击声之后,“啪啪啪”

的声音渐渐变小停了下来。

文文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听到她在亲吻着岳龙,嘴e含煳不清地说:“小老公,你真好!真棒!搞得好快活!好舒服!”

岳龙说:“要不,我们继续来一回69式好不好,保证你的小嘴一吮宝贝又挺起来!”

文文只是“哼哼”未至可否……我看差不多了,不能再听了,我的大旁缫丫杵得老高,裤子顶起了小帐篷,小枝也听得心潮起伏了,再听下去万一她忍不住发飙可就完了!

我轻轻带上门,拉着小枝的手快速离开了宾馆,我要把她带回那片沙滩操她,让我们大家都快乐!……我带着小枝亲眼看到她的老公跟我的老婆,正在卫生间操乱乐之后,快速跑出了宾馆,小枝强忍着心e的伤痛泪流满面地跑在前面,向着我们刚去过的沙滩方向狂奔,那e正是我想去的地方。

跑了好一阵子小枝累了,茫然地蹲在路边双手捂着脸放声哭泣,我上前扶起她说路边车多灰多不安全,就挽着她的胳膊向前走,小枝一路将头靠着我的肩上痛哭,悲痛欲绝的样子,我带着她径直来到沙滩走向海边。

今夜的月色本来是很美的,但对于看到自己老公正在跟别的女人淫乐的小枝来说,似乎洒下的是一片惨澹的光影,海风在不经意地吹拂,轻轻扶慰着两个饱受屈辱和剌激的心灵,放眼望去,沙滩上没有别的一个人影,只有我们两个被冷落的孤独男女,显得十分的凄凉!

我陪着心情沉重的小枝在海滩上漫步,一边走一边安慰她,小枝一路嘤嘤泣泣柔肠寸断,一直来到海边总算让她止住了泪水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小枝的表现真的令我砰然心动,这足以说明她对岳龙的真情和依恋。

我们来到几棵椰子树下,这e有一块草地,我脱下上衣铺垫在草地上扶着小枝坐下,自己也紧挨着坐在她的身边我对小枝说:“小枝,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岳龙跟文文的事本不该对你说的,让你这样伤心!”

小枝说:“这不怪你!知道了总比蒙在鼓e强!现在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说着小枝又哽咽起来,我伸出手臂搂着她的肩膀,小声劝她:“小枝,你别伤心了,事情已经发生也无法挽回,都是那两个Ψ蛞妇惹的祸!害得我们伤心痛苦!”

小枝咬牙切齿地说:“真是气死我了!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我又说:“关键是我们现在怎么办,正如我先前对你说的,我们两家现在这种状况,孩子又小,面对他们两个不要脸的做出丑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你说说我们怎么办呢?”

小枝不吭声我又接着说:“其实我这一年多来精神上受尽了折磨,明知道你们家岳龙三天二头搞我老婆,却只能睁只眼闭只睁装聋作哑!……不过这也不失为一种保全家庭保护孩子的办法。小枝,要不你回去后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算了!”

小枝听我这样说又哭出声来,断断续续说道:“我忍受不下这口气,结婚这么多年我辛苦维护着这个家,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就因为我跟他结婚前谈过恋爱,他经常对我不冷不热横眉竖眼,自己却背地e勾搭别人老婆,我没那么好欺负!……”

小枝越说越伤心同时又越气愤,我顺势把她揽在怀e安慰,小声煽动她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她们不仁也别怪我们不义,是要给她们一点颜色看看!”

小枝在我怀中嘤泣,我抱紧她将自己的脸轻轻贴上她的脸开始煽情:“小枝,别伤心了哦,你这么漂亮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呢,只怪岳龙有眼无珠没福气!如果我有这样的好老婆,那真是前世修的福,一定好好呵护!”

我看小枝没说话,就开始吻她的泪水,小枝没有避让使我大胆起来,吻乾泪珠后,立即将嘴唇压上她的唇吻她,小枝任由我的行动,但一时身体僵在那儿没有任何回应,我吻了一会就伸长舌头向她嘴e进攻,当舌头进入她口中之后,她才开始有了反应跟我舌吻起来。

我和小枝没有说什么情话,没有表白,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谁提出性的要求就很自然地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两个人抱得越来越紧,呼吸在加快,小枝的喉咙e渐渐发出了哼哼声。

我想,到这个时候就要趁热打铁了,左手开始摸捏小枝的乳房,摸了一会又从裙摆下边伸进去摸她的倮乳逗弄她的乳头,小枝终于动情了开始轻声呻吟。

我扶住小枝让她躺在草地上,快速地抽回手解开自己裤带拉开拉,侧身半躺在她的身边,一边吻她一边又伸手摸进小枝的内裤,在她的阴毛上爱扶了一会,手指就滑向阴蒂。我轻轻地揉弄小枝的阴蒂使它慢慢充盈起来,随后顺着阴唇滑向她的阴道口,那e已经湿润。

小枝经我一阵摸弄性j已经开始萌动,闭着眼睛不住地轻轻呻吟,她的左手紧紧搂着我的后背,随后右手不由自主地伸到我的下身触摸着我的阴茎。我的大肉棒早已坚挺,感觉在小枝温柔的小手中激动得一愣一愣的。

这时候时机已经成熟,我伸出一个手指插进小枝的阴道缓慢地来回抽动,继续挑逗她的性j,一会功夫我感觉小枝卵e的淫水多了,随着手指抽动流了出来。已经到了做正事的时候,如果再玩下去,一旦小枝情绪冷静下来性j消退,就有可能鸡飞蛋打了!

我毫不忧虑地褪下裤子跨上小枝的身体,伸手拉下她的内裤操起自己早已挺立的阴茎,抵上小枝的阴道。然后,我俯在小枝身上,嘴凑在她的耳边说了声:“小枝,你真好我进去了!”

话音刚落不容小枝应承我将下身一压,“哧熘”一下整个大啪徒入了她的阴道,这时我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男人的大乓坏┙入女人身体,她也就没有任何反悔的馀地了,只要到了这个地步再忧虑不决的女人也不会去多想了,会任由男人玩弄!

小枝轻哦了一声,伸出两臂搂住我的腰部,闭着眼睛不说话,只是跟我接吻。

我开始慢慢抽动着阴茎,感觉小枝的阴道似乎比文文还要紧@,听说她生孩子是剖腹产的,难怪阴道始终保持得很紧,也就是说只有她的前男友和岳龙的两条阴茎进入过。

小枝的阴毛比较浓密,阴阜也很圆润饱满,外阴比较小巧,宽度在小华与文文之间,两片阴唇中等大小如两片小木耳,阴蒂圆圆的比文文的要大一点,她的淫水虽然不比文文多但也很丰沛,操起来润滑得很也舒服得很,真搞不懂岳龙是怎么想的,f着这么好的虏挥茫

我热身体会了几分钟之后,开始加快抽插速度,连续搞了几百回合小枝就有了发骚的动作,扭动屁股下身向上挺动配合我的操弄。性爱是人的本能,任何女人在j望的驱使下都会有发骚的表现。

我用两肘撑起身体加大力度操着小枝,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大声呻吟:“哦……李哥真好……哦……我喜欢你……哦……我喜欢你……哦……好舒服……哦……哦……”

不知小枝跟岳龙性交时会不会说一些骚骚的话,今天她说话显得很文雅,因为是第一次我摸不透她的性情也不便多说,只总在她耳边嘀咕:“小枝,你真好!

我好喜欢你!……小枝,你真漂亮,每次看到你都让我心动!……小枝,我爱你!

你是我心目中的小仙女!……”

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小枝,竟然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以前除了彩虹和文文,对其他的女人我从来不会说出这三个字,只说我喜欢你!我一直觉得“我爱你”

这三个字很神圣不得轻易说出来,只有对自己真爱的女人才能用。

彩虹虽然跟我恋爱了一段时间,管我们发生了性关S,但当时心e对两人关S一直有点忧疑不决,她又毕竟是我第一个女人,这三个字有没有说出口都已经不太清晰,只有文文跟我恋爱五年,现在结婚七年,曾经两人真心相爱,所以这三个字说过千百遍。

今天我情不自禁地对小枝说了一句“我爱你”,小枝听了也很感动,主动解开了自己连衣裙上部的排扣,又解开了e面的乳罩让那对丰满挺立的乳房显露出来,然后更加抱紧我的身体让我们两人的心贴在一起!

我跟小枝在性交的过程中虽然没有多说话,但是彼此心照不宣,细心地体会着对方,从两颗心的交融到两人肉体的融合,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情感尽在不言中,只有心与心在不断地碰撞,心与心在不停地进行着交流。

就这样男上女下的姿势,我的阴茎时快时慢地在小枝阴道e愉快地来回运动,小枝也不停地扭动身子快乐呻吟,大约搞了二十多分钟,我进行了最后冲剌,在小枝放声呻吟声中,我将自己饱满的精液射进了小枝的阴道,小枝在我射精的同时也挺着下身达到高潮!

高潮后我和小枝就躺在草地上休息,任凭凉爽的海风吹佛,卿卿我我说着心e话,我对小枝说:“小枝,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真幸运拥有了你这样一位美丽又可爱的女人!你快乐吗?”小枝点点头,我又说:“其实男女之间以情相悦,以性相吸,只要有性就会快乐!”

我看小枝跟我发生性关S以后心情平静了许多,看来对付负心的老公,女人放开自己跟别的男人偷情是疗伤的一剂良药,只有这样她们才能找到心理上的平衡。

文文第一次跟王兴偷情就是因为发现我和萍儿的事情才红杏出的;前年可儿跟我的情爱故事也是在她发现老公搞了别的女人情况下发生的,偷情让她们心情恢复了平静,偷情让她们都经历了一段快乐的旅程。

我接着说:“小枝,岳龙跟文文的事你也别往心e去,我们别管了,随他们去吧!”

小枝“嗯”了一声,我又说:“男女之间就那么回事,越是计较越是纠结,把自己陷进痛苦的旋涡不值得,听我的,放心情寻找自己的快乐!”

小枝终于说话了,她说:“你说得对,何必苦了自己,不管他们了!”说着,小枝主动亲吻了我,然后说道:“李哥,你真好!”

就这样,我们舌吻着又开始了下一轮的激情!

椰子树下我和小枝继续挥洒着南国的情怀,舌吻了很长时间,小枝坐起身索性脱去连衣裙和乳罩,将光洁的身体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月光下如一位白皙而曲线优美的美人鱼来到了我的身边,令我欣喜令我陶醉。

小枝搂着我的头枕在她的大腿根部,双手摸着我的脸和头,深情的注视着我。我伸手扶摸着她的乳房,昂起头从她的肚皮向上吻着,小枝就欠着身体将乳头送到我嘴边让我吸吮,使我感到好温馨好幸福。

在我的吸吮下,小枝嘴e发出了轻轻的“嗯嗯”声,一b手扶着自己的乳房像给孩子喂奶一样,一b手不停地在我的头脸和胸部游移,小枝的性j又开始骚动起来。

我开小枝的乳房侧脸吻着她的小腹,她的身上有一种不同的体香,让我心醉神迷!我将头埋进她两胯之间的三角地带,倾心地闻着她那骚情涌动的私处,那e正在散发出阵阵性j的芳香。

小枝无声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我的头仍然枕在她的右腿上,但她将身体慢慢侧卧下来,两人的姿势相互颠倒,她的头部正落在我的下体部位。小枝躺下后伸出两手开始玩弄我的阳具,一b手轻轻捏着我的两个卵蛋,一b手在拉扯捻弄着刚才射精后软绵绵的阴茎。

我的大旁谟忠晃簧俑镜耐媾下,确切地说是一个美妙性感别人老婆不一样的爱扶之下,特别的舒爽和兴奋!当小枝将龟头温柔地含进她的樱桃小口,我的阴茎就迅速地胀大,小枝吮了一会将阴茎吐出来含着我的卵蛋拉扯,然后看了又看将大藕进嘴e开始套弄。

我发现她口交的方法也很特别,与文文她们不同的是套弄时始终用力吸着,使大旁诳谥幸恢辈生着负压,与她的口腔紧紧相吸,别有一番滋味,感觉相当地舒服。我闭着眼享受她的樱桃小口给我带来与别的女人口交时不一样的快感!

过了好一会,我突然想起那夜岳龙在我家搞文文时教她玩69式口交的情景,一下子幡然醒悟,眼下小枝和我的姿势不正是69式吗?

看我这人傻的,小枝是岳龙的女人,岳龙那天晚上还在我家教文文玩69式性交,想必小枝跟他在家e肯定经常玩这个花样,刚才小枝虽然没说话,但她的行动已经说明了玩法,我怎么还傻傻地让她一个人玩呢?真傻!

我马上互动起来,一b手向上扶住小枝的另一条腿,小枝很配合大腿自然地张开,我就开始舔她的阴户,小枝的律匣轨温了我俩刚才性交时搞出的淫水和少许白浆,精液和着她的淫水正在从阴道e往外流!

我已经被高涨的性j笼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想想文文跟王兴,何医生,岳龙他们性交后煳满淫液的露继蚬,舔自己和小枝的淫液又有何妨?……我伸长舌头在小枝小巧圆润的阴户上来回舔着,然后又含住她的阴道口吸吮,吸出了很多的淫水。

小枝在我的舔吸下j望也高涨起来,含着我的阴茎在不停地哼哼,两条大腿情不自禁地夹着我的脑袋,阴部在一阵一阵收缩,淫水也一股一股地挤出来。

我感觉小枝的心情很激动,在那头一边用手捏着我的蛋蛋,一边含着我的大乓淮斡忠淮蔚夭迦肷詈泶蠓度地深套,口e流出的淫水已经染湿了我的阴毛阴囊。

我索性伸出两手将小枝的身体托到我的身上,让她的两条腿分开跨在我的面前,扶着她的屁股让她的阴部贴近我的脸,然后伸出舌头插入她的阴道来回抽动,同时吸吮e面流出的蜜汁。

小枝对这种性交方式很熟练,上下动作配合得十分适当,我的舌头插入时她屁股下压上身昂起嘴中的阴茎被抽出只含住龟头,当我的舌头抽出时她轻抬下体而上身下压将我的阴茎插入深喉。

我们就这样默契地抽插了十来分钟,我的大旁嚼丛焦恼停小枝的淫水也越来越多,两人都已经到达高潮的临界点。

这时,我感觉小枝在用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方法剌激我,嘴唇紧含大磐时从我的阴茎根部开始用牙齿轻咬阴茎,咬一下向上移动一点再咬一下再移动一点,在她的启发下,我又想起岳龙那晚咬文文小阴唇的情景,我立即响应也吸住小枝的阴唇轻咬起来。

“哦……嗯……哦……嗯……”我和小枝在如此强烈的剌激下,都快乐地魂飞九天云外,身体激动得不停地颤抖,当小枝咬到我的龟头沟部位时,我们再也控制不住激情,在小枝嘴中喷射了精液!小枝的阴部也应声落下压向我的嘴脸,高潮中紧缩阴道一股热腾腾的阴水倾而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