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3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1: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第三十二章十分钟以后,我听到何医生在分咐护士准备给文文做流产手术,正式手术进行了大约三十多分钟,门开了但文文还没出来,护士叫我去何医生疹台,说医生对我有话说。 [ .

何医生对我说:“手术很顺利,病人回家后需要休息几天,注意吃点营养清淡的食物,另外,最少一周内不能行房事。”我说:“我知道了,谢谢何医生关心!”这时护士扶着文文从里间出来,我看老婆的脸色有点苍白,心想不论手术大小必竟是做了手术。

我赶紧上前扶住文文说:“没事吧,我们回家哦!”文文说没事,临走时何医生补充说了句:“有什么情况就过来复查一下。”文文免强地微笑了一下跟何医生道别,看她这样我很心疼,刮宫的时候一定很难受,回去得好好调理一下。

文文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二天就下床活动,我煲了鸡汤嘱咐她多休息别乱动,她说:“哪有那么金贵呀!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小手术,有事的话早就被你害死了!”老婆这是在说我以前多次把她肚子搞大了做人流呢!

我连忙说:“是是是,都是我不好,以后一定要更加注意了!”星期一文文照常上班,神气活现的就象根本没发生什么事一样。

文文禁欲的这一周我只好也跟着禁欲,晚上在床上经常会幻想到老婆躺在手术床上张着胯子,让男医生扒开她的阴唇拿着工具在阴道里捣来捣去,特别是之前几次检查时她的阴水一定被剌激得直流,想到这些我的大啪陀采生地挺了起来。

有几次被老婆摸到硬梆梆的阴茎,她就用小手抽它拧它,还狠狠地说:“还在作怪,我打死你!打死你!”出完气又用手帮我套弄,调笑我说:“怎么?受不了啦,我来给你打飞机!”

我一下子被她逗笑了,我说:“奇怪了,你怎么知道这叫打飞机呀?在我映象中好象从来没跟你说过哦。”

老婆翘着嘴说:“就知道!就知道!你管得着吗?……”第四天她帮我打飞机射了精。第六天晚上我想摸摸她的身子,在摸奶的时候没有反对,当我说看看下面恢复得怎么样了想摸一下阴部被她坚决阻止,说别碰还没到时间呢!

近几天我反复思考着文文近些年的表现,她对性的观念和行为确实在慢慢地演变,从学校时王兴一再纠缠她能守身如玉到结婚三年后就暗中红杏出墙发展到王兴结婚当天都跟他偷欢直至今日定期与之幽会;从不敢看三级录像片到直面众多男人提着大挪倥人的场景,还跟我津津乐道谈论男女之间的性事;从过去检查妇科时看到男医生拔腿就跑到主动要男医生给她看私处;从清纯朴素内向文静到越来越注重打扮言行举止风骚,以及在床上那些越来越放荡的话语和风骚淫荡的性交动作,对比起来变化已经相当的大了。

冷静下来想想,即使文文的肚子是王兴搞大的,即使这次堕胎她是有意找男医生寻找剌激,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是我诱导的结果,应该值得高兴才是,我在暗暗地告诫自己遇事不要冲动,让老婆更好地发挥性的潜能。

七天刚过,那天是星期五我就要求文文做爱她没有反对,我想她一定早就想搞了。开始吻她再摸乳房,老婆也伸手抓住了我的大磐媾,等她的性欲起来以后我就开始调戏她。

我说:“宝贝,我发现你现在骚得可以啊,看妇科偏偏找个男医生!”老婆说:“去你的!不是你送我去的吗?我有什么办法!”我笑了:“呵呵,看来还是我的事了!你说说,那男医生弄你那地方是不是很剌激呀?”老婆嚷嚷着:“剌激你个头啊!都羞死人了!”

我伸手摸了一下文文的阴部,那里已经水滋滋了,笑她说:“还说不剌激,你看说起这事露际透了!”老婆一把把我推开说:“净瞎说,不理你了!”

老婆甩开我的大抛身背对着我,这可是女人的铩手锏啊,若她不高兴就别想快活了。

我把老婆身体扳平爬到她的身上,老婆扶着大哦宰家醯溃我心想索性把她操兴奋起来再说,就“扑哧”一下插了进去,连续一阵猛操,老婆马上就被操得呻吟起来:“哦……哦……哦……舒服……哦……老公真好……哦……”

我降低了抽插速度又开始逗她:“小骚货,你说男医生给你检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啊?”老婆不好意思地说:“哦……都怪你……哦……还叫医生再祥细……哦……检查一次!……哦……哦……”我说:“怎么啦,那是为了更安全啊!”

文文断断续续地说:“第二次……哦……进去检查……哦……他突然说……哦……哦……突然说……哦……你们昨晚……哦……还做爱了吧……哦……怀孕初期……哦……这样可不好!哦……哦……”我哈哈大笑问她:“那你怎么说呢?”

老婆睁大眼睛瞪着我说:“我还能……怎样啊!……哦……我就……嗯了一声!……哦……我的脸都烧死了……哦……无地自容……哦……羞死人了!……哦……还好旁边没有别人!……哦……”

我又加快速度将文文的骚峦绷艘话俣嘞拢捅得淫水流了下来,想了想说:“奇怪,他怎么知道我们头天晚上做爱了呢?”老婆回应:“哦……我哪知道?

……哦……哦……”-不知是不是何医生在查看文文率彼动了情,流出来的淫水里有残留的精液被他闻到了精液的气味,这事还真的有点儿蹊跷。

反过来想想,何医生看似说着关心患者的话,其实也是多余,好象有调戏文文的意味,一般来说对正常怀孕的女人说这些是提示别把胎儿搞流产了,而明知文文是去做人流的在家做爱有什么关系,把胎儿搞流产了还省事了。

文文看我不紧不慢地抽插不跟她说话,问我:“你又在想什么乌七八糟的了?”

我回过神来提高操弄速度说:“没想什么啊,就想着何医生人长得挺帅的,心肠还真不错,挺关心你的!”

文文又连续地大声呻吟,她被我的一阵猛攻开始迷糊,把持不住自己的言语:“哦……老公……哦……你说对了……哦……我第一次……碰到他……哦……就觉得他……很好……哦……懂女人……哦……”我说:“看上他啦!怪不得第二次指名要找他看呢!”

老婆不服气地说:“哦……就是好嘛……哦……帅哥……哦……哦……”我抽出大牌鹕戆牙掀欧过来,立即又从后面插进她那滴着淫水的骚掠昧ν彼,捅得老婆“啊……啊……啊……”地大叫着说:“啊……你想捅死我啊!……啊……啊……”

我说:“你这骚戮褪乔吠保看到帅哥就发骚吧,帅哥一碰骚水就直流吧!

想他吗?”老婆迷糊地应着:“哦……想……想……哦……是发骚了……哦……流了好多水……哦……我不行了……老公……啊……我要泄了……啊……我要他……啊……操我……啊……骚隆…啊……啊……”

同一时间我也啊哦了一声,紧紧抱住文文,趴在她的背上大旁谒的阴道里一冲一冲地射精,她也在我的热精喷射中达到高潮!

文文在迷糊中说的话更加证明了她喜欢上了那个男医生,真没想到王兴把文文的肚子搞大了,又牵扯出来一个何医生。我通过这几天思想中反复较量,对这事我也想通了一些,心想静观其变,看看这骚娘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我们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文文要爬到我身上再来一次,我说:“亲爱的,你身体刚刚恢复,算了吧!”老婆就停止了行动,随后抱着我的脖颈说:“老公,明天是星期六,我想去一趟地市。”

我吃惊地看着她说:“你刚刚手术,出门行吗?”我的言下之意并不是担心她出门行不行,而是担心她的身体能不能经得起王兴整通宵地折腾,从老婆一开始跟王兴偷情我就发现,那小子性欲旺盛,每次跟文文幽会都不是搞二三次的事,最少也得五次以上。

我劝文文:“没什么急事就在家多养几天好吗?下周再去嘛!”老婆撒着娇说:“不要,我去跟女同学逛逛街,我想去嘛!”因为准备堕胎手术,中间也就多隔了一个星期没去与王兴幽会,她就如此迫切想去,真是骚了去了。

不过我也拿她没辙,谁叫自己默许她们偷情呢。我暗示她说:“好吧!记住千万别玩得太累了!”老婆喜笑颜开搂着我亲了几口说:“知道了!好老公!”

文文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地级市,那天晚上当她跟王兴云雨快乐的时候,我象往常一样边幻想着他们操碌那榫氨咛着自己的大派渚!

老婆是星期天下午回来的,晚上老婆象往常一样兴奋,我也不例外,照旧在老婆残留着王兴精液的润滑骚吕锩嬗旨で榈厣淞肆酱尉!真舒服!

星期一的中午,文文悄悄地对我说:“老公,不好了!”我说:“怎么啦?”

她说:“不知怎么回事,我下面好象有点疼!”我问她:“是里面还是外面啊?”

她说:“里面!”我叹了口气:“哎,我说吧,叫你暂时别去市里你偏要去,我特地招呼你不要玩得太累,你看你――自作自受!”

老婆带着哭腔伸出拳头擂我的肩膀:“都怪你!都怪你!昨天晚上还猛搞了两次!”我是有责任,明知老婆不能太累,但在流淌着王兴和她的混合淫液骚旅媲白苁遣荒茏猿帧N宜担骸拔乙膊缓茫没保护好你!是我的错!要不我们下午去医院复查一下吧?”-文文点头称是又恳求我说:“老公,你现在去看下何医生什么时间当班好不好?”我槿淮笪颍哦!这骚货又找到一个让何医生看她碌睦碛闪耍『冒桑不管是真是假,我就去看时间表,帮助你完成想做的事情,我欣然答应马上去医院看看。

我回来告诉文文:“何医生这星期在住院部上班。”她急了:“那怎么办啊?”

我笑着安慰她说:“别急嘛!晚上他在门疹部值班。”老婆说:“老公,晚上行吗?”我说:“一般晚上不做手术,但检查应该是可以的。”老婆这才放下心来说那就晚上去吧。

晚上八点整,我带着文文准时来到医院真奔妇产科,晚上来看妇科的人很少,今晚一个也没有,只见何医生和一位年轻护士在聊天,我们来得正是时候。我把文文送进们跟何医生点了点头后出来等候。

因为没有第二个患者护士没有关门,文文对何医生说这两天下面有点疼过来看看是什么原因。何医生吩咐护士把里间的大灯开了准备检查,护士开了灯就出来了,一般情况下医生检查时不需要护士,只有做手术时才要护士在一旁协助,何医生带着文文进了内间后护士就把门关上回到自己座位看书。

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我隐约听到文文几次喊疼的声音,出来时文文又是满脸羞红还咧着嘴,估计是真的疼了。何医生来到疹台内对护士说,你带病人去外面坐会,把她丈夫喊进来一下。

我进去了,护士扶着文文出来随手关上了疹室的门。何医生招呼我坐下,然后说:“你爱人上周刚做了人流手术你没忘吧!”我说:“没有啊!”医生又说:“女人手术后要多休息调养,你做为她的丈夫一定要好好关心她!房事要克制不要过度!”

我说:“是是,您说得对,我们没过度。”医生看我这样说语气重了起来:“还没过度!她阴道里有几道很明显的新鲜划伤是怎么回事啊?不是我说你,你跟本就不懂得爱护女人!”

我听他这样说气不打一处来,肯定是王兴那狗日的用野蛮的手法弄的,同时想着老婆阴道里面竟然都被何医生看了,还骂我不懂得爱护女人!那好吧,正好文文心里喜欢你呢,让你好好地关心一下她吧!

我急忙说:“何医生您错怪我了,我就大前天晚上跟老婆做了一次,很平常的,前天她一早去地市找同学玩去了,昨天傍晚回来就说下面疼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何医生听我这样说显出一丝诧异的神情又马上回复原来的状态。他接着说:“总之,你们回去一定要注意了,吃点消炎药休息几天会好的,做爱也得正确的方法和合适的体位,过几天带她来复查一下,回去吧。”

刚才我在何医生面前说了谎话,我没说自己昨天晚上搞了文文两次的事,但大前天和昨天晚上的确搞了三次,虽然有时操得猛点可都很正常啊,我的大庞置怀そ窃趺纯赡馨牙掀诺囊醯阑伤?毫无疑问是王兴用手指野蛮扣挖搅和的结果。

我那样说还有一个目的,是暗示何医生文文在外边跟别的男人偷情,让他明白我老婆是一个别的男人可以上的风骚女人!促使何医生在文文面前产生性的骚动,让老婆心中的梦想早日成真!

从何医生一瞬间异的表情来看,他已经明白了文文阴道里伤痕的来由,也明白了文文是怎样一个风骚女人!下面就看他们俩如何发展了。

老婆说过:女追男隔层纱!文文的淫欲开始膨胀,一旦想跟我和王兴之外的男人玩,肯定还会找借口经常来复查检查的,也算是女追男吧,应该很容易捅破她们之间的那层纱。

我带着文文回家以后,她问我:“何医生对你说什么呀?”我说:“没什么,就是说你要好好调养,嘱咐我要好好关心你。”老婆装出生气的样子说:“你没说真话,说这些还要关上门啊!”

我看着这个欠操的骚货,想着王兴用三根手指野蛮地在她骚吕锟弁谛转抽插,她被插得死去活来享受的样子,当时那个剌激快活,现在又喊疼啦!被别人搞疼了现在却让我来顶罪甚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想知道啊,我就来剌激剌激你。

我说:“你真想知道啊?”文文点点头,我咐在她耳边说:“医生叫我操你的时候要有正确的方法和姿势,不要用力太猛!还说……”老婆羞红了脸:“他怎么说这些啊,真难为情,还说什么?”

我接着说:“还说……还说你阴道里有几道新鲜的划伤,说是我昨天划的,骂了我一顿!真气人,我昨天什么时候划了你啦,你说说,有吗?”老婆听我这样说低下了头,她知道是王兴划的,也知道我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时无话可说。

见状我也不敢再说下去了,只要她心里有数就好,赶快调节调节气氛说道:“什么新鲜不新鲜啊,我估计是上次手术时留下的伤痕,对吧!”老婆马上抱着我说:“老公说的对,可能是手术时留下的,哪天我去找医院给我个说法!”

我说:“算了算了,人家也是好意提醒,是关心你!下次注意点就是了。”

老婆点着头说:“也是……”

到了星期六那天,文文对我说:“老公,今天该去医院复查一下了,我们还是晚上过去好不好?”我说:“好呀,这星期何医生都值夜班,白天去也不行。”

晚上八点我们准时来到医院,这个时间不早看病的人少,也不晚如果太晚了会引起别人怀疑-刚到妇产科门口,我一眼看到里面就何医生一个人在那里,护士不在,我直接把老婆送到何医生的疹台前。文文很温柔地喊了一声何医生,说我来找您复查一下,何医生马上笑容满面地站起身说:“你们坐,先说说情况。”他自己站着我们也就没坐下来。

文文说:“前两三天还有点疼,这两天已经不疼了!”何医生说:“那我给你检查一下吧!”说着就对我说:“请你在这等一会好吧。”我灵机一动,拉了拉老婆说:“我跟人约好要去城东办点事,大概三四十分钟就回来,如果你检查好了就在何医生这里等我一会。”

老婆没有一丁点想我留下的意思点着头说:“好吧!”何医生领着文文进手术室,我同时走出疹室,刚跨出门听到身后手术室的门“纭钡匾簧被关上接着“咔嚓”一声被反锁了,不知是准备今晚干坏事还是怕别人闯进去了,总之男医生晚上单独为一个年轻少妇检查私处还反锁着门总会令人暇想!

我并没有什么事要办,当我看到护士不在时,觉得这是一个天赐良机,我找个借口回避是给她们一个尽情发挥的机会!加速促成她们想做的事……我很快出了妇产科,从大楼左侧绕到后面。这是座有一定年头的大楼,是医院老楼前后两幢,以前前面那幢是各科疹室,后面楼是住院部,现在都是各科疹室,妇产科就在第二幢楼右侧相连的三间,从左到右第三间进入也就是候疹室,第二间是疹室,最里边是手术室。

前年医院在老大楼左边扩建了新的住院部,妇产科所在第二幢大楼以前中间有道门通到后院现在已经封闭,后面成了一个荒芜的院落,处处长满了杂草。

前些天我发现文文的心思以后专门来这里踩了点,仔细观察了这里的情况,院子中间有条老路,两边各建了一个园型的花台有些花木,沿大楼边上两米处种了一排冬青树。

从大楼左后方看进去,院落最里边是大楼右侧的围墙,也就是妇产科所在的那头,大楼正后方也是围墙,围墙外是环城河。

现在两幢大楼左侧是一条由医院外向内的通道,通道左边是住院部右边是二幢老楼门疹部,门疹楼后院那一侧是敞开的,做了一道铁栏栅中间有道门,但没上锁一直用一根铁丝插在锁扣上,荒芜的后院里白天几乎都无人进入,现在是晚上,进去后更不会被人注意。

看看四下无人,我迅速打开栏栅门进入院内直奔最里边妇产科的窗下,来到疹室与手术室之间,准备偷窥何医生是如何玩弄文文的骚隆

窗户不高我蹲在窗下正好可以观察室内,窗户上拉了一层窗帘,是那些年流行的很薄很薄的化纤布,密度只比现在的窗纱大一点,白天遮阳光外面看不清里面,晚上由于室内灯光明亮,外面黑暗,可以看清里面的一切物体和人的活动,只是不太清晰。

我首先看了一下医生的疹室护士还没有回来,再看手术室里面的情况。手术室里靠近窗户这边一台手术床正是何医生用的那台,一头靠在右边的墙上横向放置,这时正好看到文文躺在手术床上,光着下身两条腿弯曲着张开胯子让何医生检查。

何医生坐在一个可旋转的小圆上,两只手正在扒开文文的阴户,聚精会神观察着文文的隆?戳艘换幔我突然发现何医生竟然没带胶手套,手上也没有拿任何工具,就象平常人做爱时男人玩弄女人乱谎,实在是反常。

医生有严格的操作规范,即使是熟人也不应该这样吧?第一次看着别的男人扒弄老婆的拢心里紧张得缰碧,两眼直盯着室内,我倒要看看他们下一步如何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