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02)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0: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作者:wddy22gf字数:6195

(二)

我打开门看到两张笑容可掬的脸,老刘手上拿了两袋花生米之类的吃食,小林双手捧着一盒12听装的啤酒,不用说他们早已在门口等候了,马上又要操别人老婆的逼逼一定心花怒放吧。 [ .

回到客厅,文文还在眯着眼休息,躺在那一动不动,看到她极度兴奋之后还没完全消退的红红的脸,大家都知道她是累了正在养精蓄锐呢。我们暂没理会一副淫姿媚态的小骚逼,老刘坐在单人沙发,林子站在他旁边,我坐回到老婆脚边上,三个男人聊了起来。

老刘说小林是第一次到我家来,看着林子说:“林子,李哥和文姐对你这么好,你以后可要知恩啊!前阵子公司老总召集我们推荐分部付经理人选,文姐在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年轻人中首先推举了你,她是分管人力资源的说话有份量,所以,你才可以顺利上位,记住文姐对你的情意啊!”

小林不停地点着头“知道,知道,李哥和文姐的大恩我永远不会忘。”我看着小林,她身高和我差不多,大约一米七五的个头,长得比我壮实,两只大眼睛亮亮的,算得上一表人材。听着他俩在那客套,我心想两个淫贼把人家老婆操了,还在那里说感恩,不过话说回来,老婆为他们献身,又被他们操爽了也是对她的回报吧,至于如何对我就别那么假惺惺了。

我示意小林坐下,对他说:“你文姐曾经在我面前几次提到过你,说你是个好小伙是个人才,看得出她对你很上心啊,今天一见到你感觉确实不一般,你好好的对待文姐吧。”第一次见面就以操我老婆开始的小林一脸诚意地点着头回应,他很平静,已经没有送老婆婆回来时的拘谨,可能他从我对他的态度和话语中领会到一些什么,抛开了操过别人老婆的胆怯心理,他认定要用操我老婆的行动作为给我的献礼了。我心里明白老婆一定对他心仪已久,很高兴老婆又找到一个可以经常操她小骚逼的年轻情人!

这时,老婆伸了一个懒腰嗯了一声,我知道她已恢复元气,但还是眯着眼没起来。我和老刘心里都知道老婆的心思,她在等着我们的安排,这次该轮到我回避了。

这一点是老婆三个特点中精神控制的一部份,她搞了那么多情人,从表面上看从来没有在我面前给别人操,即使老刘这个经我默许可以自由进入我家随时操她逼逼的老情人,都总是找一个小理由让我不在现场,老刘这个八年多的老情人,从第三年开始在我家里不知操了她多少次,他俩操逼时不管我在不在家里都始终保持着“一方不在现场”这条戒律,平时三人在一起都不许谈之间感情和性的问题。她总是把事情做到离顶点还保留一点点的距离,似乎总是隔了一层薄纱,除了跟她性交时她被操得欲火难耐的时候什么都可以乱说,其他时间绝对不会跟你讲有关她那些情人的话题。

我曾想把她跟老刘的事情说白了,想跟老刘搞她3P,这样又省了每次做表面文章,然后再把其他情人那层纸捅破了还可以一起搞多P,多性福啊。

大前年有天晚上我和老婆在客厅聊天,我借前一天她让我到楼上电脑房查资料,自己跟老刘在楼下卫生间搞鸳鸯浴又操逼的事试探她说:“老婆,我们在一起都生活这么多年了,我对你好不好?”老婆温柔地说“好!你是最好的老公!”我接着说:“老公对你够体贴吧。”老婆点头称是“嗯!……”

我接着说:“只要你想做的事,我都没反对过喔!包括……包括偷情啊,昨天你和老刘在卫生间那个那个事啊……”老婆马上瞪着眼对我说:“瞎说什么!什么偷情、那个那个!……”我顽强地说下去:“老婆,老刘和我们都象一家人了,别掩耳盗铃了,我们三一起玩多好啊!……”还没等我说完,老婆的声调都变了:“你变态呀?很想别人操你老婆呀!……”

哈哈,争取三方直白的问题多年来我试过多次,明示暗示都被她断然拒绝,我想知道的事只能从她性高潮前的状态中得到,事后她都说一概不知,她就好样真是个没事人似的,这就是老婆的高明之处。

老刘开口了,“李哥,我刚才忘了给你买烟了,要不我再去买一包?”他是在找油头叫我出去呢,可今天小林第一次操我老婆,我想欣赏一下他们三人大战的盛况不想出去。我说:“不用了,我有烟。”老刘睁大眼睛,不知我葫芦里卖什么药。我接着说:“我想泡个澡,你们先在这聊着陪陪文文好吧,我泡澡时间可要长点,大概要一个多小时,辛苦你们了!”老刘和小林喜笑颜开地同时说“好吧!”

从他俩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是多么地兴奋。我起身去拿了两件内衣径直走到卫生间,我家的卫生间在客厅斜对角,里面隔成两部份,里间是洗澡和卫生间,外间是洗衣和洗手间,外间门的上半部是透明雕花玻璃的,挂着两层窗帘,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客厅的一切。我关上门只开了里间的小灯,开始哗哗啦啦放水,然后走回外间门边轻轻地拉开一层帘子,隔着一层透明的薄纱观看着客厅里的动静。

老刘他们听到放水的声音,知道已经是行动的时候,他来到老婆身边,扶起老婆身子坐下,让老婆枕在他大腿上,开始摸老婆的脸然后摸捏两个浑圆有弹性的大奶。说道“小婊子快快醒来吧,让我们哥俩好好服侍你。”老刘一直喜欢称文文小婊子,老婆睁开眼说:“两个坏蛋!”然后坐起身招呼小林:“林子,来,在我边上坐。”

接着笑吟吟的对身边俩人说:“现在老公不在这儿,我就是你们俩的了,不必拘谨。”老婆把两只手分别放在两个男人的大腿根上,感觉着两只雄性的阳具在里边蠢动,笑着对小林说:“你小子胆子也够大呀,第一次约你出来竟敢在车里强奸我,信不信我明天让老总开了你!”小林慌忙地说“文姐,林子不敢,是林子错了!”过了一会老婆说“好吧,姐姐原谅你的冒失,但你要坦白是谁借给你的胆子。”老婆对小林说着又看看老刘,心想肯定是老刘这混蛋教唆的!

林子听老婆原谅了他大胆地说:“文姐,是这样,你和刘哥在喝酒时不停地挑逗我,问我老婆怀孕了寂不寂寞啊,是不是有很多女孩跟着我呀,晚上想不想出去乐乐呀,后来我就迷糊了,以为你……回来的路上,你和刘哥说着酒话调情,我就忍不住在后坐玩自己的那个,后来你叫停车说要吐,但你下车并没吐却突然打开后车门,上来就倒在我腿上,当时我那个都没来得及收起来,又在兴头上,所以什么都没想,就失去理智推倒你拉下你的小内内就上,我真是一时冲动啊文姐。”

老婆捏住小林早已经杵得老高的裆部说道:“想一个女人要有耐心知道吗?当时我并没有准备好跟你来真的,只是挑逗你看看你的定力,谁知你拉起家伙就搞我,你知道我是多么惊慌吗?路上还有那么多来往车辆,大灯都朝车内照着,你真是个大胆狂徒!”老婆用手指点了一下小林的额头。

小林已经上道了,开始调侃文文“文姐,你推了几下不就没有抗拒吗,后来刘哥也来到后坐,你还主动地给他口交,投入得很呀!”老婆又狠狠地捏了一下小林裤子里的阳具“去你的!”老刘淫笑着插话说:“对,小林是一时冲动,怪我这几天总对林子讲,文姐怎么怎么对林子好,多次在我面前夸林子有才气,长得帅还会体贴人。”老刘用肩膀蹭了下文文“还不是你这骚货对小帅哥念念不忘?勾引他!我当时就纳闷了,你们几年都没来往怎么就会体贴人了?”又看着小林说“后来听说你大学毕业是在她手上进公司的。

林子啊,还记得你当时偷看文姐时慌张地打翻茶杯的事吧?“老婆接着老刘的话茬儿:”看来这个小淫贼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我想起当时我穿着低胸的裙子,他从领口偷看我的奶,我猛一抬头,他惊慌失措打翻了茶杯,热水从我的腿部流到我的鞋子里,他慌张地帮我把鞋脱了,一边说姐你烫着了吧,一边趁机摸我的脚和腿,眼睛还不时地瞟我裆部,我挡都挡不及,幸好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场,还好那天我穿了小内,要不……嗨……事后,我心想这是青春期的男孩心理可以理解也就算了。“

老刘忙说:“哈哈,是是,别说了别说了,看来你们两个早有情结,应该说早有淫心,一个勾一个引,现在皆大欢喜了!”

其实,让我回避只不过是个樽樱他们在客厅大声说话我听得一清二楚,知道了在车里发生的一切,就是刚才老婆被我操迷糊时说的上下两个洞都被强奸了的事情,真的很佩服小林的胆量。这里老刘看火候已到,把文文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着,对她说“小婊子,今天一定让你爽个够!”接着撩起她的裙子,文文说“好啊!”

小林忙起身帮忙把文姐的连衣裙从头部全脱下来,同时自己也脱个精光,大畔蚯巴ψ牛我仔细欣赏了一下,皮肤嫩白的老婆赤条条地侧坐在老刘大腿上,身体斜依在老刘怀里,披肩长发搞得有点凌乱,两条腿弯曲并拢盘放在沙发上,右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左手随意垂放在腿边,如一条美人鱼坐在海边。

哦!美呆了!一丝不挂的老婆坐在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怀里,面前还站立着一个如“大卫”雕像挺着大诺慕∽衬昵崮凶樱真是一幅绝妙的图画。再仔细看看小林的大牛还好不算小,因为年轻人血气旺坚挺得很,跟我现今的挪畈涣硕嗌伲稍微还硬朗一点。小林小声说:“李哥他……?……”老刘说:“李哥没事,他好着呢。刚才文姐不是说了,李哥泡澡去了,现在她是我们俩的。”

老婆光着身在扭动,老刘端起她的身子,让她逼逼朝前跨坐在腿上,双手不停摸捏着老婆婆两个大奶。我索性拉开那层薄纱让视线更清晰,看着眼前场景自己的大乓灿擦似鹄础V惶老刘说:“小林子,看看你文姐的逼逼美不美。”他把文文的胯子张开,在灯光的照射下老婆的阴部闪闪发亮,上面糊着我跟老婆操逼时溢出的淫水,小林看呆了傻傻地站着,老刘又说:“林子,快闻闻你骚姐姐的逼逼香不香。”

老刘是在一步步诱导小林给文姐口交,这也是老婆最想要的,让一个比自己小近十岁的帅哥舔逼逼真是至高无上的性福啊!我在想不知小林好不好这口,他还不知道文姐的骚逼里含着大量的淫液呢。小林蹲下身,仔细地盯着文姐的骚逼,用手指轻按了一下老婆的阴埠,呼吸在加快,嘴里直咽口水,声音有点颤抖地说:“文姐,你的逼逼好美呀,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美的逼逼,圆润又有弹性,骚得淫水直流的逼逼!”老婆眯着眼看着面前对自己逼逼如此痴迷的小伙子,禁不住心花怒放,逼水开始往外流淌。

她轻声说:“比你老婆的逼逼好吗?”小林点着头“嗯,比我老婆的逼逼好多了!”老婆一脸满足,老刘又在煽情:“那就快尝尝文姐香蜜的味道吧,味道可好了。”小林终于经不住老婆骚逼的诱惑,埋下头就舔,而且很快很用力的样子,老婆身子一挺“哦,喔……好舒服……哦……”呻吟起来,林子舔净了逼逼外面的淫水,意犹未尽,含着文文的阴唇吸吮,而文文看着这小伙也喜欢自己的淫液会心的笑了,她控制着自己的逼逼,让淫水一拨一拨地流入小林的嘴里,小林一口口壮宰牛一边在嘀咕:“文姐的骚蜜真多啊!”我看老婆仰着头眯着眼那个享受的神情真是醉了,老刘边看林子舔吸着文文的阴部,边不停地在老婆耳边说:“小婊子,快活吧……爽吧……骚逼舒服了吧……”……“小婊子,你的逼逼被林子舔烂了……”

老婆婆呻吟声不断:“啊……爽死我了……好林子……哦……我的……好好……小老公……我喜欢……你……嗯……”当林子用力把舌头伸进他心爱的文姐阴道里边抽插边吸吮的时候,文文再也控制不了,“啊”的一声把逼里的淫水一股脑倾泻到林子的嘴里,林子“咕咚”一声咽了下去差点没被呛着。看到老婆的骚态,我自己的乓苍谝煌σ煌Φ脑驹居试,只好用手扶弄。

老刘知道文文射了第一次,吻了她一会说:“小婊子舒服了,休息会我们再干。”他扶正文文的身子,双手继续摸捏两个奶子,林子用舌头逗弄文姐的阴蒂、阴唇。

老婆虽然泄了,但骚逼里空着欲火并没有消退,转过头贴着老刘的脸嚷嚷着:“老公,小骚逼还要嘛,逼逼好难受哦!”老刘把文文放下来,脱光自己的衣服,再坐回到沙发上,一支大肉棒矗立着。站立在老刘面前的老婆见状,俯下身开始舔老刘的大牛小林也不含糊,看着文文的屁股正对着自己,拉起大胖苯硬褰我那骚老婆的逼里,连续地抽插,次次深入,因是后位式老婆含着老刘的大磐时受到林子巨大的冲击,不停的嗯嗯,话语含混不清,只一会就忍不住吐出老刘的肉棒“嗯……小老公……真好……啊……小老公……快操死你……的大老婆……”。

老刘又把大湃进她嘴里,老婆点着头连续地套弄,忍受不了两头抽插的快感,又吐出来“啊……两个老公真……棒……嗯……二老公……嗯……小老公操死我了……啊……你的小婊子……快要死了……啊……小老公……再深点……把你的大老婆……啊……不是……是母狗……我是你的小母狗……喔……把小母狗的……花芯……插烂吧……哦……”看着他们把我的老婆操得那么爽,真想冲出去跟他们一起操她的骚逼,可是老婆不让啊,只有看着他们操而自己打手枪的份。

老婆套弄着老刘的大牛开始用舌尖扫他的龟头沟,弄得老刘也大声嗯嗯“骚婊子,嗯……嗯……你真是要人命啊!……嗯……哪个男人经得住……你这么……骚啊!”小林不愧是年轻人,一直在不停地抽插,现在还加大了力度。老婆逼里的淫水被年轻的大挪俚梅豪某稍郑已经流到了大腿,她又一次吐出老刘的肉棒,大声呻吟“啊……啊……小老公……你把骚母狗……的逼操烂了……啊……大老公会……心疼……啊……大……老公喜欢……喜欢别人操……啊……他的小骚货……骚逼……啊……嗯……”

老刘用力把文文的头按下,大哦宰潘的嘴一插到底,直冲到她的喉胧,老婆“呕”的一声又吐出来接着呓语“喔……让所有的男人……都来操我……嗯……我的……骚逼欠操……嗯……求所有的……男人操我……哦……哦……”老刘只好用手套弄自已挺拨的大牛看到文文被小林这个新上任的小老公操得骚情大发说道:“小婊子,你老公真大方,这几年经常听你说,你想让所有男人操你的骚逼,老公怎办呀?”

文文接着在呻吟,她已经被小林操得不能自己了:“……啊……啊……哦……没事……老公……啊……喜欢我被别人操……啊……他就是……啊……喜欢被别人……操烂的骚逼……啊……啊……他答应……我……啊……只要比他的糯蟆…啊……粗的……啊……长的……啊……都可无条件……啊……操我骚逼……啊……喔……”这个小骚货把我多年前跟她说的话都吐出来了,老刘说:“你让所有的男人操,许多小挪皇钦戳吮阋耍老公不会答应哦。”

老婆摇着头“……啊……不算……操一次……啊……的不算……啊……小诺亩肌…啊……只能操一次……啊……老公说了……第一次……不知道……啊……不算……啊……不算……”好家伙,她还当真信守着我曾经的许诺,怪不得她这么骚也才20几个情人,而且一部份早已经没有交往,也许这拨人就因为挪槐任业拇蟀桑当然这只是我知道的个数,也许还有一些操一次就丢了的小虐伞

老刘和小林听得目瞪口呆,小林被如此骚的文姐刺激得两眼发光,开始猛烈地冲剌!老婆一只手紧握老刘的大牛一手抓紧老刘的大腿,含起大龟头要剌激老刘的马眼,但还没发力就抬起头大叫“啊……不行了……啊……我要死了……要泄了……啊……啊……啊……”话没说完,老婆婆一下扑倒在老刘怀里,就在同时小林勾着身子,抓住骚姐姐的两个乳房,把大沤艚舻囟ぴ谖夷切∩Щ趵掀诺谋评铮屁股一挺一挺地把自己年轻男人充沛的精液射在他的小母狗――文姐骚逼深处!老婆浑身都在颤抖,但她没有忘记含住老刘的大拧

可是,在这精彩的时刻老刘没有射精,我也控制着自己套弄的节奏没射出来,我们俩都在为下半场积蓄力量……这是我和老婆十几年来发生的真实故事,刚刚开头,先看看老婆今天的淫荡,再写从前的单纯及蜕变过程,想说的事还很多很多,要想知道我老婆是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演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祥细情节曲折丰富,请待续。希望大家踊跃回贴,想说什么都可以,欢迎拍砖,大家喜欢就好。谢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