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18)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1: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十八)我和刘姐的话题很快切入焦点,我假装不相信文文会偷人的样子,摇着头说:“不会吧,我们一直没听说过妹妹有这方面的事啊!那男的是什么样子?”服务员又拿起照片瞅了瞅:“不会错,就住在201房间,你妹妹很会打扮,是个美人坯子,没想到,唉!……”

她又说:“那男的是本地口音,当晚我就怀疑不象夫妻,哪有夫妻那个样子呀!夫妻在一起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又补充一句:“折腾了一天一夜搞得我都没休息好!”

服务员话中有话没有明说,脸上露出有点鄙视和讨厌的表情。 [ . 我难过地说:“如果是真的,那问题可就真的来了!”接着问:“刘姐,她们来这以后的情况怎么样啊?”

服务员目光凝滞似乎在想那天晚上的事,我注意到她的两条腿交互地搓揉了两次,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嗯”声,然后将手放在自己的裆部。对我说:“小伙子,我只能说这些了,后面的事我也说不出口!你就别再问了!……”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种特殊的爱昧和不好意思的表情。

又搁浅了,我借故去上侧所,一直走到走廊的近头,一边是男侧一边是女侧,进门后隔了一个小间门上写着洗澡间字样。我掏出阴茎发现它又有点不老实了,可能是听服务员说老婆跟王兴在一起也很感兴趣!

我想着服务员言犹未尽的话语,肯定有很多情况没有说出来,特别是补充的那句:折腾了一天一夜搞得我都没休息好!我猜想她不仅仅是听到王兴和老婆一天一夜的折腾,很可能还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从她刚才边想边搓揉自己的大腿那一瞬间的反常举动看,想必是那晚的事十分剌激引起了她的性冲动。

我感觉这个女人还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心里藏不住话,说不定平日里还有点八卦,我决定见机行事,再去打探老婆跟王兴偷情更祥细的情况。

我带着不好意思的微笑再次坐回吧台口处,很诚恳地说:“刘姐,今天真是碰到大恩人了,谢谢你给提供了这么多情况。”她摇摇头说:“没关系!”我转移话题:“刘姐,你们上班真辛苦,是本市人吧?家里人都好吧?”

服务员说:“唉!有什么好不好的,这年头老百姓日子都不好过,老公下岗去外地打工去了,丢下我母子俩不管不顾,儿子刚20岁没考上大学,今年初去了一家小公司上班!”

我很同情地说:“哦,你真是很辛苦!”又问她:“老公经常回来帮帮忙吧!”

话说出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服务员也没在意,低着头很哀怨地说:“他一年才回家一二次,根本就不想管我了!”又转而恨恨地说:“反正我也不管他了,各过各的都无所谓!”脸上又露出一种不肖和轻浮的表情。

我听服务员说起她丈夫情况时的表情,马上意识到她可能也不是一个正经女人,趁她老公不在家与其他男人有所不轨,在这种特殊场合上班,可能还有暗地里与顾客勾搭的行为!我当机立断,为了搞清文文和王兴偷情的具体情况,为了让眼前这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顺利开口,畅所欲言道出难以启齿的事情,我必须要进行色诱。

我将自己的凳子向里挪了挪靠近她的身边,装出很关心的样子说:“刘姐,真是难为你了,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好,你老公真不应该!”我不经意地伸出右手拉住她的左手安慰她:“不要难过,日子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服务员没有立即抽回被我抓住的手,而是怯怯地瞟了我一眼,这可不是一个正常女人的反应,我知道她已经上道了。

我转而问她:“你们服务员晚上在那里休息啊?”她说:“下面服务台晚上十点半下班回家,二楼三楼都是我负责,还有一个勤杂工在下边楼梯间睡,晚上前台的人走了由她代管。”我问:你这里怎么睡呀?她接着说:“一般客人少时我就在201睡,如果客人多了,我就在这里架个钢丝床。你妹妹来的那晚好象市里在开什么会,很多客人被赶到小宾馆都客满了,所以让她们住在201了。”

我“哦”了一声说:“今天晚上人不知多不多?”服务员说:“平时客人不太多,现在看样子今晚住不满。”住不满也就意味着她今天晚上要在201睡,我很快拿出两张50元钞票捏在手中,伸出手放在她的大腿根部说:“刘姐,晚上我想去201房间睡!”

服务员在我的手搭上她大腿的刹那间下身扭动了一下,左手从服务台上落下按在自己的阴部同时压在我放在大腿根部的手指,心里领会了我的意思,红着脸看着我说:“小伙子,我是你的大姐了,别乱想!”这时我另一只手伸过去压住她的手背,下边的手翻转过来将钞票塞进她的手心,嘴里说:“姐,我喜欢你!”

服务员握住了钞票,我抽回一只手,右手还在大腿根部扶摸,几分钟两人都没说话,后来她低着头小声说:“晚上十一点以后来吧!”……秋风瑟瑟的季节,天气忽冷忽热,这几天人们还穿着单薄的衣服。宾馆这地方不是市中心,夜里十一点多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今晚只住了十几个房,去三楼一大半,除了我的203二楼只有靠走廊那头两个房间住了人,那边距离卫生间近一点,可能优先安在那头,这给我们晚上的活动提供了很大方便。

晚上十点半以后,服务员去一楼和三楼巡视了一周,十一点整她关了二楼服务台的灯,外面很黑只有走廊尽头卫生间里的灯亮着。服务员进了201房间,也许她已经急不可耐地渴望我这个年轻的小弟弟去操她的骚逼了!

过了一刻钟,我出来悄悄地关上203的门,推开了隔壁虚掩着门的201房间。进门环视了一下,跟203一样也是长型房间,服务员已经脱了外衣坐在床边,这张床在门的另一侧,紧靠203的墙,进门这边紧靠吧台,里口也放了一张床,但上面摆放着一些杂乱的被褥之类,看上去平时也没人睡。

我走过去在刘姐身边坐下,她穿着深红色柔软的毛衣,我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伸进毛衣在她的内衣外摸揉她的乳房,吻了吻她的脸。她很自然地伸出手来抱住我,眼中流露出十分渴望男人的神情。

我对她说:“你老公长期不在家很想男人吧,今晚我让你好好享受好好快活一下!”她竟然象个娇羞的小娘子说:“去你的!小弟弟!……”我心里想的还是文文和王兴如何偷欢的事,就说:“好姐姐,你还是把我妹妹的事说给我听听吧!”

这时她却反问我:“咦!你到底是想跟我玩还是想听你妹妹跟人操逼的事啊!”

听她开始说出粗话想必也是久经沙场的女人,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到我的下裆捏住我的阴茎,经她一捏马上控制不住硬了起来。我忙跟她说:“好姐姐,我两样都要。”她嗔怪地说:“你这小伙子,怎么那么想听自己妹妹跟人偷腥的事啊!

真奇怪!……”

刘姐的话说得也是,哪有哥哥一再追问妹妹偷人情节的道理?我只好再圆一下谎言,我抱着她说:“姐,我实话告诉你吧,她是我的表妹!”她说:“你骗我!”我说:“是真的,不信你去查住宿单看她姓什么。”这下她信了“哦,我懂了,你这个小色鬼,是不是和你表妹有一腿呀?”

我含糊地说:“没有没有,不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比较好!”她自言自语地说:“好,好,青梅竹马,你表妹这种女人迟早都是你的小情人!”我着急地说:“你可以告诉我她前天来这以后的情况了吧?”她点着我的鼻子说:“你不吃醋?”我没说话她就接着说:“好吧,我会祥细地告诉你,但不是现在,我要看看你的表现!”

哈哈,说白了这个骚女人是要我把她操舒服了才肯告诉我。但我还是跟她先讲定为好,便对她说:“好,我们先乐乐,一次以后你保证跟我讲啊!”她窃笑着点点头。

我示意刘姐脱掉内衣内裤,她很听话一下子把自己的衣服全脱光躺在了床上,这张床很窄,如果两个人平躺着都有些挤,我也把自己的衣服一齐脱了,侧身躺在床的内侧。她吃惊地看着我那已经坚挺的大牛笑着说:“你的家伙真大呀!”。

借着房间中央的灯光,我看到这个中年女人皮肤还真不借,白白的,乳房圆圆的比老婆恢复得好一些,毕竟她孩子二十岁了,但弹性也不太好,心中感叹乳房还是大姑娘的好啊!

我吻了吻她的额头、嘴唇,她要跟我舌吻我只是象征性地碰了一下,一直往下吻,当吻到她的小腹部位时,她就开始呻吟,阴部就开始往上挺,看来女人都会这个动作,接着我吻了她的阴毛,到她阴道部位嘴唇没有碰她,只是闻到一股骚骚的味道,不知她今晚洗没洗那里。

我看到她的阴道口已经很湿润,她一定是想我舔她的逼逼,下身用力向上一挺阴唇碰到了我的嘴唇,她的阴唇很独特,靠阴道前庭上部象长出两片耳朵向两边张开着,颜色乌黑真象两片木耳,阴道也跟我操的那几个女人不一样,张着一公分直径那么大的洞口,能清楚地看见里边已经在向外流着淫水。

不知是不是女人被操的时间长了被男人操多了以后洞口就会变大,以前被我操过的那么多女人骚洞洞都不大,我喜欢用手指扒开来看,彩虹、文文、萍儿被我破处后操了一年到两三年都看不到明显的洞口,即使老婆、银可和嫒嫒三个生过孩子的少妇最多也只有半公分大小的淫洞,小华那个骚逼搞的人多的确稍大一点,但也不到一公分。

刘姐仍然在不停地挺着下身,但再也没碰到我的嘴唇,还一直在哼哼。我看她这般发骚可能不太容易给她降火,只好先将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弄弄再说,一根手指进去她那大张着口的阴道肯定没有感觉,我就直接插入三根手指,并且不停地旋转抽动扣挖,搞得她欲火焚身,淫水又流出很多,并放大声音呻吟:“啊哦……啊哦……啊……”

但二楼必竟还有客人声音总体还是有控制的,幸好隔壁没有人不然的话肯定能听到。我用三根手指用力地抽插了好几分钟,看到她浑身扭动,双手把我往上拉,我感觉差不多了,不想舔她的逼逼,就抽出手指爬到她的身上,她迫不及待地伸出双手抓住我的大哦ピ谝趺拧

我想吊吊刘姐的胃口,将大挪迦胨那宽松的阴道一半就不动了,挑逗她说:“我的藕貌缓茫俊彼说:“哦……好,真的好!……哦……”我说比你老公的好吗?她说好多了!我又问:“那比我表妹的男人怎么样?”她说:“哦……快插……你表妹情夫的挪凰愦蟆…哦……最多三分之二……求你别想操你表妹那骚货了……快操我吧!哦……我要死了……哦……”

她这样说我更加肯定她是亲眼看到王兴操文文的情景了。这时我的乓灿驳貌恍校从来没有操过比我大的女人,今天竟然也很激动,屁股用力往下一压“扑哧”一声,大湃根进入张着大口的骚逼里面。

刘姐“啊”地一声,急着叫我快插快插,看来她是欲罢不能了,我先慢慢地抽插了一二百下,使她更加难耐,不停地自言自语“哦……真舒服!……哦……你把姐的骚洞填满了……真快活!……哦……用力……用力操!……哦……我的逼里痒痒了……哦……太痒了!……”

然后我快一阵慢一阵,搞得她“哇哦”乱叫:“啊……啊……你的家伙太厉害了!啊……太舒服了……啊……哦……我不行了……哦……不行了……”我听到身下的木板床“吱呀吱呀”地响,好在今晚隔壁和对门的房间都没人,否则一定会听得清清楚楚。

又搞了几百回合,感觉我也要射了,便加快了抽插速度,连续插到刘姐“啊喔”一声大叫“不行了!……哦……”达到了高潮!刘姐高潮时两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大奶搓揉,下身用力地上挺,阴道不停地收缩吸吮我的大拧…我被她吭奋的状态所感染,同时阴茎被她火热的阴道一紧一轻地吸着真是爽到了九霄云外,情不自禁地高速深插了几下自己也达到了高潮,把我年轻的热精射到一个从来都不熟悉的中年女人的骚逼里面!

我躺倒在刘姐身边,摸着她的乳房休息,过了一会她伸手去摸已经软下的阴茎。我对她说:“刘姐,怎么样,不痒了吧,舒服吗?”她用另一只手摸着我的脸:“到底是小伙子,你让姐舒服死了!”然后又问我:“你一晚上能做几次啊?”

我吹牛说:“你想几次就几次!”她又在用力捏弄我的阴茎“你的家伙真好,爱死我了!”。

我嘲笑她说:“你们这么大年龄的女人真骚啊!骚得淫水直冒。”她也笑着说:“是嘛?我可没有你表妹骚哦!……”说到这,我想是轮到她向我说文文跟王兴的事了,就对她说:“你先不要玩我那个,等会一定让你吃个够。不过你现在该原原本本祥祥细细地把我表妹的事对我说清楚。”

她侧首看着我:“真想听啊?你可别怪我把你表妹的丑态都说出来!”我说:“不要紧,你不要添油加醋就行了。”她哼了一声。我补充问了一句:“首先,你得跟我说说是怎么看到的。”她想了好一会才说:“这本来是不应该的,但你表妹那天也确实玩得太疯,我实在忍不住就偷偷看了不该看的!你别怪我,我俩现在都这样了,就如实都跟你说了吧!”我点点头表示很好。

刘姐伸出右手指着门那边墙上一个火柴盒大小的洞口说:“看到了吧,那里是以前不知什么时候开的一个洞,这间房平时住的人也不多,所以一直没有补起来,一直用一个方木块堵塞着,外面长期挂了一个日历牌,从里面看是黑洞洞的而且木块塞着没人会注意,外面有日历牌挡着一般也没人想往里看。

但那天你表妹和她的情夫确实搞得太过火了,我忍无可忍就看了!我晚上在吧台里搭上床,那个洞口正好在我的床头,外面关了灯以后,我悄悄地抽出木块,偷偷往里一看才发现两个赤条条的男女在打情骂俏,快活地玩着各种花样日逼,她两搞得天混地暗的也不会发现有人在看她们的精彩表演!“我听了浑身都热血沸腾,我真服了刘姐,她几次用“太疯”“太过火”来形容文文跟王兴操逼的情景,还说她不比我“表妹”骚!我心里义愤填膺,恨得牙痒痒,但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幅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微笑着对刘姐说:“我表妹还真的那么骚啊?乐得你觉也不睡看了一晚上吧?”她说:“她们搞了一次又一次,又是调情又是叫唤我怎么睡得着呀,早知道让你这个暗恋她的人看看还不知兴奋到怎样呢!”

她用手扫了一下我的阴茎“还说我,自己的哦记痰帽忍旄撸硬得象块铁了,巴不得一下子插到你表妹骚逼里头吧?”也真是,这个叛徒刚刚才射了刘姐,现在谈到文文偷情的事马上又兴奋得高高昂着头!

我故作镇静地对刘姐说:“好了,我们不要互相取笑了。你要是也想象她们一样快活一晚上,就将前天下午到昨天中午我表妹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说出来吧!”

我一只胳膊搂住她让她靠在我的胸前,一只手不时地摸着她的乳房和正在往外流淌着我和她俩混合液体的骚逼,听她叙说亲眼目堵的精彩故事…………那天下午三点半左右有个男人带着你表妹上了二楼来到吧台,那男人叫了我一声“阿姨”递过住宿单,我心想我有那么老么叫我阿姨,就注意看了他一眼,这人大约二十五六岁,中等身材长相一般,脸上笑嘻嘻的,有礼貌很灵活的样子。你表妹那天穿着连衣裙,打扮得很漂亮,过肩短发,圆圆脸眼睛很大,一幅男人都喜欢的模样。

我带着他俩来到201房间,说就这一间房了,指着左边这张床说你们先坐会,我把那张床收拾一下。因为平时不住客人,那张床总堆放一些洗好备用的床单被套之类。那男人看了看对我说:“阿姨,别麻烦了我们睡一床!”我看你表妹伸手悄悄拧了他一下,我以为他们是小夫妻,就说好吧退了出来。

我回吧台后,她们关上门就开始闹腾,开始是听到她们在房间里来回追逐跑动,你表妹不断地“咯咯”笑着又不断地“啊啊”叫个不停,我听到你表妹边跑边笑边说:“不要,不要,你走!”后来听到“啊……嗯……”地一声才停止了跑动的声音。

接下来听到她和那男人断断续续在嘀咕些什么,还有你表妹“”的声音,一定是男的抓住了女人抱着她接吻时发出的声音。过了一会只听那男人说什么“那时……我们……就好了”,你表妹说:“……谁叫你是胆小鬼!”后来又听到你表妹嗲嗲地喊着不要不要,估计那男人在脱她的衣服,随后还听到几声大的吻声和在床上打闹翻滚的声音,最后听到你表妹“啊”了一声就停止了打闹。

只过了一会就听到床铺在“吱呀”作响,不用说已经搞上了,床铺响了好长时间开始听到你表妹轻声地“嗯嗯哦哦”地叫床,大约搞了二十几分钟,床铺声更大杂着一阵“啪啪啪”的声响,两人“啊哦”大叫了几声就静了下来,估计两人的魂都上天了。我想着这些年青人说来就来大白天的也不顾别人听见真不要脸,当然也不是放开的大声,但近在隔壁还是能隐隐约约听到的,唉,真不怕羞!

几分钟以后听到说话了,你表妹说什么:你坏蛋!……让他知道了……怎么办啊?那男人说:“放心吧!不会……”话声很低听不清还说些什么。半小时后又听到她们在笑闹和在床上翻滚的声音,你表妹说:不要!……不要!……你这谗猫……晚上……之类断断续续的话,我估计那男的还要搞,你表妹说晚上再搞的意思……大约五点多钟,那男人和你表妹出了房间,你表妹说去上个侧所,那男人也跟着过去,一直在门口候着,生怕弄丢了似的。然后,两人手拉着手下了二楼,可能是出去吃饭去了。

她们走远后,我悄悄去201房看了一下,床上凌乱不堪,还好床单上只留下两小块骚水印子,看来你表妹还比较注意,没有把骚水搞得满床都是。这是我当时的错误印象,事实上后来就大不一样了,她们更骚的情景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