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从单纯变成荡妇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13)

京ICP0000001号2019-02-21 19:51: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十三)我家的住房是两室一厅一橱一卫,房子不大但很紧凑,我的房间正对着客厅,出门向右斜对面是个小房间,原先做了书房,萍儿来了以后放了张单人床做了她的卧房,从她的房门前再走两步便是卫生间,我和萍儿的房间是斜对门,中间形成了一个过道,大约相隔一米多的距离,我们去卫生间经过她的门口。 [ .

我们家晚上睡觉有不关门的习惯,即使我和文文性交时都一样,一般晚上基本上是老婆带孩子先上床,萍儿处理好事情再睡,每天我是最后一个上床睡觉的人。

当时正值夏天,每天都要去卫生间洗澡,而我家日常洗换的衣服都放在萍儿房间一个橱柜里,因为距离卫生间较近方便拿取,是萍儿没来时留下的习惯。每天我心里想着萍儿,这无形中又为我创造了一个机会。

开始几次,我等老婆和萍儿睡了以后再去洗澡,当我去萍儿房间取衣服时,房间临街的窗户透过外面路灯的亮光隐约能看清房内的情况,我打开灯发现萍儿用毛巾被裹着丰满的身体,为了避嫌都不敢正眼看她,然后匆匆离开。后来次数多了,色胆也就越来越大,我偷偷观察她的姿态,或仰或侧一幅幅睡美人的图画映入我的眼帘。

有一天晚上,我看完电视已是深夜十一点多,照例去萍儿房间拿衣服洗澡,进门时我的眼光就落在萍儿的床上,看到的是与往常不一样的情景。罗纱帐里的萍儿穿着无袖小内衣,下身只穿着三角裤衩,仅在肚子上搭着一片毛巾被角仰躺在床。

萍儿的脸向一旁微侧,一只手臂弯曲着放在枕边,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乳房高高隆起,特别是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十分晃眼,紧紧吸引着我的眼球,一条小腿自然交叉着放在另一条腿上。见此美景我没有开灯,怕惊醒了她,我想利用朦胧的室外光慢慢欣赏着萍儿睡姿美态。

萍儿没有醒来,房间很小,我靠在衣橱上盯着她的身体,一只手就摸到了自己的阴茎,这时已经硬了起来,本来准备洗澡只穿了件裤衩,很方便就将大家伙掏了出来,一边看着萍儿一边套弄,没一刻功夫激动得就要射精,我赶紧跑到卫生间紧套几下射了!洗好澡发现刚才没有拿衣服过来,就大胆光着身体去萍儿房间取了内衣回自己房间睡下。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每天洗澡我都会有意晚一点继续欣赏着萍儿的睡姿,发现她的睡姿真是千奇百态,有时一点被子也没盖,白净的肚皮露在外面,从小内裤的边缘甚至隐隐约约看到黑黑的阴毛。我越来越大胆,从慢慢靠近床边到悄悄掀起缦帐,直到坐在她的床边观看,有几次真想扑上去*奸了她,可是我不敢,只能强压着熊熊燃烧的欲火,边看边玩弄自己的大胖钡缴渚!

次数多了,我心想萍儿怎会每次都睡得那么沉?是不是佯装睡着?会不会发现了我的无耻举动?心想真睡与假睡可不一样,如果不是真的睡着那反而就有戏了,我得试试。

这天晚上,宝宝一直玩耍着不肯睡觉,将近十一点老婆才哄着他睡下,因为辛苦老婆也很快进入梦乡。萍儿接着洗澡睡觉,快十二点时我脱了外衣去洗澡,先到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控制小一些的水流撒在地上哗哗作响,以此隐盖我的下一步行动。

然后来到萍儿房间,径直走到她的床边,掀开缦帐坐到床上,萍儿刚睡不久但看到她一幅熟睡的样了十分可爱,她每天很辛苦也可能真的睡着了。我心中不能却定,但我今天晚上铁了心要试试她。

今晚的萍儿一手放在腹部,一手平直放在床的内侧,两条白花花的腿开始是伸直状态,我坐下之后还动了一下,一条腿上收弯曲着,使阴部自然张开了。

弱光下,看着萍儿圆润的脸蛋,薄薄的嘴唇,随着呼吸一上一下高耸的胸部,平滑的肚皮隆起的阴部,再到白白的大腿,无不让我耳热心跳。这时我的阴茎已经硬挺起来,我再也忍受不了欲火的煎熬,决定今夜就开始行动。

我俯下身从萍儿额头一直到阴部闻了闻她的体香,当然没有碰到她的身体。

少女的体香更加激起我内心的欲望,禁不住伸手扶摸着萍儿的脸,嘴里小声地喊着萍儿、萍儿!

萍儿睁开了眼睛,她醒了!我看到萍儿双眼直直地看着我,没我惊叫没我呼喊,而是躺在那里很小声平静地说:“李哥,你怎么在这?”我贴近她的脸诚肯地说:“萍儿,我喜欢你!”萍儿说:“快回去,文姐知道了可不得了!快走快走!”

听萍儿这样说,我知道她已经默许了我对她的暗恋,只是担心文姐,我当机立断翻身上床一把抱住了她,我对她说:“文姐刚刚睡得很沉没有关系!”萍儿也就没说什么,伸出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开始和我接吻!

由于场合的特殊,我们都紧绷着神经,一边激动地拥抱对方,一边注意听着老婆房间的动静,根本没有时间让我们慢慢调情游戏。吻了一会我首先拉下自己的裤衩,接着脱了萍儿的内衣、乳罩和内裤,两个赤条条的男女终于缠在了一起。

我很快地亲了亲萍儿的乳房、乳头,然后用手摸她的身体,从乳房一直到阴部。不知是不是担心和害怕的原因,我发现萍儿的花芯处虽已湿润,但感觉没有象第一次操彩虹和文文时那么多的淫水。我拉着萍儿的手放在自己的大派希她一碰到吓得缩回了手,我再次帮她握住,明白告诉她我要将大挪宓剿的阴道里。

萍儿没有反对我的想法,我就一手搂着她一手拿住大哦プ∷的阴道口。我告诉萍儿可能有点疼让她忍着点,进去以后就好了,萍儿轻轻嗯了一声。

我开始进攻了,按以往的套路慢慢地将大畔蚱级的逼逼里推进!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萍儿的阴道门户好象被严严地关闭,我加大力度挺进,只听到萍儿压低声音开始呻吟:“哎哟!娘额!……哎哟!娘额!……哎哟!……”

折腾了好一会,但是我的大哦ピ谄级的逼逼外毫无进展,几次冲锋感觉都被弹了回来!心里直犯嘀咕:奇怪了,以前为彩虹和文文开处不是这样啊,萍儿的处女膜怎么这么厚?

我说的毫不夸张,萍儿的处女膜真是牢固的不得了,我用的力度已经足以让阴茎打闪了,竟然没有攻进阴道半步!在担心、紧张、激动、害怕和狐疑相交织的心理状态下,大约冲锋了七八次,突然阴茎一抖抵着萍儿的阴道口就射精了,然后耷拉着脑袋败下阵来!

面对萍儿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难为情,我想她也不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毕竟还是个姑娘家,一定是云里雾里不知其然。我小声对她说:“没事,我去洗个澡回头再来。”随即起身下床去了卫生间。

我一边洗澡一边想着刚才的事,因为是晚上当时又不便开灯观察,为什么用了那么大的力气都攻不进萍儿的阴道呢?罢了罢了,在老婆眼皮子底下偷情不便多想,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今天最高兴的是知道了萍儿的心思,我们两个人终于融在了一起,等会儿再去进攻好了。

大约十分钟洗完澡,我的大庞钟擦似鹄矗想到萍儿处女之身尚未攻破,大疟雀詹鸥挺拔更坚硬,有一种更加勇猛的架式。我光着身子来到萍儿的房间,再次上床准备开始第二次征服处女地的战斗!

我抱着萍儿吻她,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对不起,其实萍儿是第一次也不知道我说什么对不起。她笑着问我:“刚才怎么啦?没进去啊?还搞了我下面许多粘糊糊的东西!”我说:“可能你的处女膜太厚,我又怕用力太大你会疼,加上跟你第一次太激动,没进去就射了!”萍儿不解地问:“射什么呀?”我说那是男人的精液,是好东西。

萍儿摸着我的潘担骸案詹乓慌龅秸飧鑫叶枷潘懒耍怎么这么大呀?比宝宝的大十倍都不止。”我说:“现在不怕啦?”萍儿只是笑笑,我接着又问:“刚才疼吗?”萍儿说:“刚开始不疼,后来你用大力时很疼!”我心想接下来我要用更大的力量捅开她的处女膜,一定会更疼,就扶摸着她的乳房说道:“萍儿,你准备好,等会儿我要用大力插进去,可能更疼你一定要忍住啊!进去以后就好了,你也会感到舒服和快乐。”萍儿点点头表示应吮。

第二次行动开始了,我爬到萍儿身上,让她用两手将阴道前庭扒开,我将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然后让她用手扶住。我还是不忍心一下子用力冲进去,还是先吻吻她,再温柔地摸揉她的乳房,充分调动她的性欲,然后牢牢地抱着她的双肩,下部开始慢慢用力推进。

刚开始萍儿没有吱声,当用到一定力度时她就开始呻吟:“哎哟!娘额!哎哟!……”地叫唤。每次到达这个程度我就无法推进了,似乎有一道弹力很大的门把我的大诺了回来。这样连续进攻了三次都失败了。我想,顾着心疼萍儿用柔和方法看来是行不通了,只好决定强刺进入。

稍事休息,调整好大哦宰蓟ㄐ疚恢茫我暗暗地抱紧萍儿,一咬牙突然发力冲刺!只感觉“扑哧”地一声大潘布湎萁萍儿的逼逼深处!同时听到萍儿喉咙里一声低鸣“啊哟!娘额!!……”

可的萍儿,在人生仅有的最重要的也是最应该快乐的时刻却不能尽情地发声,一时间我搂着萍儿不敢动,发现她疼得流出了眼泪,我用吻来安慰着她,顺着她的泪珠吻干了她的泪水,然后吻她的耳朵她的嘴唇。

我开始慢慢抽动阴茎,因为是强力刺入,阴道口的损伤一定很大,我一动萍儿就“哎哟……”喊疼,我告诉她已经进来了动一动就不疼了,就这样我加快一点速度坚持着连续抽插,萍儿也强忍着疼低声呻吟,十来分钟后“哎哟……”变成了“哦……哦……!”

估计萍儿的疼痛感在慢慢消褪,愉悦感在慢慢升起。我感觉阴道里很湿,好象流出了很多液体,湿滑得很,大约二十分钟,随着我一阵猛插,阴茎在萍儿的逼里一阵抖动,一股浓精射向处女的阴道深处!

阴茎在萍儿的阴道里大约抽搐了十几次,射完了所有的精液慢慢地软下来,随后从阴道里退出,同时从里面又流出来一些液体。这时我好象闻到一股强烈的腥味,于是我起身近距离看了一下,发现萍儿的大腿根部和床单上有大片黑糊糊的液体痕迹,我断定是血迹,没想到她的阴道里流出来大量的血,我猜可能是处女膜太厚被撕裂后造成的,也就没有多想了。

我上来又拥抱了一会萍儿,对她说我要走了,不能久留,起身到卫生间清洗下身。灯光下我看到我的阴茎、小腹以及大腿根部都沾上了殷红的血迹,才感觉很不正常!处女膜撕裂怎么也不会流出这么多血呀,怎么回事呢?但是一时找不到答案。

因为心里担心,清洗好之后,我又去萍儿那里问她是不是月经来了,她说不是,我又问现在下面还有没有血流出来,她说没有了,我才放心地回到自己房间。

我看老婆还熟睡着,没有开灯就坐在沙发上休息,经过刚才两次奋力战斗,确实感觉有些疲乏。

几分钟以后,正想躺下睡一会儿,萍儿突然来到我们房间,在沙发的一角坐下。一时间我晕了,血直向头上涌,我不知道萍儿是怎么啦?她想做什么?必竟她一个黄花闺女刚刚被我搞了,是不是想不通啊?是不是想闹事啊?我害怕极了,感觉大祸临头了!……我强忍着心中的惶恐,小声问萍儿:“萍儿,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我……”萍儿很平静地小声说:“跟你没关系,我愿意!”接下来说道:“我想出去走走透透气。”我还是不放心地说:“好吧,你可别走远了,就在大院里走走吧!”萍儿轻快地说:“嗯,你放心吧!”看着萍儿没什么异常的举动,说话的语气也很平和我才放下心来,原来是自己做了坏事,一下子对不起身边的两个女人,心里有鬼,所以虚惊一场!

第二天一早,萍儿起床就把自己的床单拉下来团在一起,她怕被文文发现败露了我们的私情,等文文上班去以后,她叫住我看床单上大片大片的血迹,问我有没有不正常,我说是有点不对,以前和文文第一次没有这样多的血,心里还想到彩虹破处时流血也很少。

对此,我们俩都很疑惑,我对萍儿说,只要现在不流血了就没有关系,我回头在书上查一查,看看是什么情况。

在书上查到的信息再对照萍儿的情况,她说每个月月经量很少,但时间比较长,下腹经常有疼痛现象。经查证对比,可以推断她的处女膜很厚,韧性非常强,属于微孔型处女膜,接近于阴道闭锁型石女。

这种情况月经来时排出不畅,有时会滞留在阴道内慢慢消化,一旦处女膜被刺破,阴道内残留的经血和液体会喷涌而出。早日捅破处女膜对女孩子的身体和今后的性生活都有好处……手术切开当然可以,但肯定没有比我的阴茎捅破有意思!

没想到我和萍儿偷情还偷出了这些故事,我帮她开处开出了一桩好事来,解决了长期困扰着她,令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的疑难问题。事后,萍儿惊喜地发现,那夜以后她的腹痛症神奇地好了,再也没有复发,这还真是我的大帕⑾碌墓劳!

我和萍儿都皆大欢喜!

萍儿因为勤快从小就做很多活儿,所以身体素质很好,她的乳房比文文的大一点,乳头坚挺,显得很丰满弹性非常好;她的阴部特点是很宽敞,不比彩虹秀气,没有文文的圆润,跟小华的比起来,那是足球场与网球场的区别。虽说女人的乳房和逼逼外部结构都是一样的,但细分起来还是有很多的不同点,加上内在的表现,总会给男人带来一些新鲜感。

我跟萍儿发生第一次性关系以后很快就有了第二次,当然第二次阴茎进入她的阴道就很顺畅了,她的处女膜被我刺破以后,阴道功能也恢复了正常。通过接吻摸揉乳房和阴部,萍儿阴道里也象文文她们一样会流出很多淫水,比第一次滋润多了,她自己也渐渐地体会到了性交的快乐。

幸好老婆还没有关注到我和萍儿的事,我想我的胆子真是很大,但没想到萍儿的胆子比我还大,她的文姐尽在咫尺,她竟然敢与她的老公偷情!白天她一如既往地小心呵护着孩子,尽心尽力地处理好家务,对文文也象从前一样,姐俩处得好着呢!并没有因为我和她的关系而有半点懈怠,但晚上就毫不客气地与她的文姐分了我的这杯羹。

那个夏天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事实上实现了我曾经的梦想,暗暗地过上了一夫两妻的生活!开始时把文文、萍儿性交日子叉开来做,后来感觉每晚操一次不过隐,加上自己原来一直喜欢梅开二度,但当时老婆身边有孩子,跟她能顺利地操上一次就很好了,一晚上她不可能同意做两次。有了萍儿以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快乐的性事随之而来。

因为是夏天给了我随意操弄两个女人逼逼的机会,借着每天洗澡之机来往于两个女人之间,因只需穿一件内衣行动起来十分方便,同时也得益于孩子小的缘故,老婆的精力大都倾注在孩子身上,一到晚上身心疲惫,根本无力关注老公近在咫尺与别的女人交欢。

梅开二度的做法很有趣,其实跟现在与小姐们搞双飞差不多,只不过两个女人不在一个床上。一般情况下,晚上各种事情处置停当以后,老婆和萍儿分别上床我会跟老婆先行做爱,射精以后利用小憩的时间等待老婆熟睡,有时等她开始迷糊了就可以,然后我借口身上出汗了的名义再去洗澡,照例先到卫生间打开水阀,让水流哗哗做响做掩护,再快速来到萍儿的床上将刚才从文文骚逼里抽出的大挪宓剿的逼里,开始当晚第二次性交。

后来想换换口味,也倒过来做,等文文上床后跟她说好今晚要和她做爱我就去洗澡,打开水龙头后快速来到萍儿房间跟她性交,连续不断抽插直到射精,这种情况下精神高度紧张和兴奋,最多只能用十分钟时间就要做好,因为随时都有被老婆发现的危险,也只能速战速决!等完事后就不用急,来到卫生间慢慢清洗,同时养精蓄锐以利再战。

那时,我的性欲特别旺盛,射精之后十分钟阴茎又会硬邦邦地挺起来,以前跟文文恋爱期间曾经在射精后将阴茎留在逼逼里缓慢运动几分钟就能恢复雄起,现在是洗完澡来到老婆床上跟她完成第二次性交,精力足够让这两个女人享受高潮。

真是段美好而幸福的时光,一个常人体会不到的快乐之夏!几个月时间我都穿梭在两个美人之间,享受着性爱的快乐!而且在同一个屋里做着偷情之事,真是紧张、惊险、刺激而又快活!

之后进入秋天虽然不是天天洗澡,但保持每周跟萍儿做二次,跟老婆做一次的频率还是可以的,我仍然快乐地继续着三个人的游戏。

直到进入了冬天,我和萍儿的性事就没那么方便了,晚上利用洗澡的间隙操她是行不通的,天冷,不可能光着身子穿插于两个房间。只得改为白天,在文文上班去以后,我再溜回家跟萍儿操逼,有时候干脆上班时间在家磨蹭,等老婆前脚踏出门,就将萍儿抱到房里猛操快速解决战斗!

那时我们最担心的是文文落下什么东西在家杀个回马枪,门又不能反扣,否则即使没开干被撞到了反锁门也等于不打自招,但不扣门时她一回来就会撞个正着!

我们常常做着这种冒险游戏,我选择在萍儿房间的书桌旁边行事,因为这里距家门最远,大约三四米,最重要的是个进门后不能直视的位置,一但有开门声可以有几秒钟救场时间,所以一般都采取后位式,我和萍儿将内外裤一齐脱到膝盖部位,萍儿两手撑着桌子或上身趴在桌面上蹶起屁股,滋润着淫水的逼逼就展现开来,迎接我的大呕犊斓亟入。

这种方式十分利于危险情况下偷情,一有风吹草动,拉起裤子很容易。幸好被老婆撞到的情况暂时没有发生,我和萍儿一直过着很浪漫的偷情生活!……